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白桦林杂记(十二) 第一次从北大荒回家  

2010-03-06 14:22:17|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过得很快,秋去冬来,一眨眼,来到北大荒快八个月了。冬天是农闲,也就是去拉个草、刨个粪什么的,一天只吃两顿饭。满眼望去,白雪一片,只有露出的土地和凋零的树木是黑色的,偶尔飞过一只“呱、呱”叫的老鸹,一派凄凉景象。离过年越来越近了,大家想家的念头就越来越重。古人云:每逢佳节倍思亲嘛!故乡的亲人也十分思念远在他乡的孩子。可是,也许是边境吃紧,也许是怕这帮知青回城给城市造成压力,兵团一律不放假。有点人性化的是,有特殊情况例外。于是乎,那一阵知青们的家人像约好了似的,不管是上海的北京的,还是哈尔滨的。家里不是爷爷奶奶病了,就是外公外婆病了,不是父母病了,就是兄弟姐妹病了。电报像雪片一样向边疆飞来,内容很简单而且雷同:“×病速归”。接到这样的电报,一开始连里批假还很痛快。后来,实在太多了,连里也招架不住,批假就收紧了。于是,电报就又增加了一个字,变为:“×病危速归”。病危了不得不让人去看最后一眼吧。这样,又回去了一大批,剩下的就是由于各种原因不想回去的了,不过,那已不多了。

          我呢,也接到了这样一封电报,说我姥姥病危,要我速归。我从六个月就由姥姥养大,从小娇生惯养。姥姥自然要想我咯,没病也会想出病来的。其实我也知道姥姥没病,那是要我回家过年。那时候胆子小,怀着忐忑的心情战战兢兢地向连里请假,弄得倒像真的家里人生病着急的样子。经连部同意报团军务股批准,给了十二天假。于是,我装上换下来的脏衣裳,把八个月没拆洗过的被子打了个背包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别人回家都带些黄豆啊、土豆啊,我什么都不带,因为我怕沉,从连队出发,要坐马车、长途汽车、三趟火车,两趟公交车,远道没轻担。

        就和现在春运一样,火车挤得要命,车台上到处都是穿着绿棉袄的知青,围着一大堆一大堆的行李,像饿狼一样,拿着一大把一大把的冰棍在吃。一些老乡在太阳底下,脱下棉袄在抓虱子,抓一个用牙咬一个,嘴里还在嘟囔:“我让你吃我血!我吃你的血!”我很庆幸带的东西不多,扛着旅行袋,背着背包,挤上了南下的列车。列车上就跟串联时一样,过道里甚至行李架上都是人,车厢里充满了烟草味,那时候,东北年轻的女性都抽烟袋或卷蛤蟆头烟。那些同车的老乡拖儿带女的,看到我们很稀罕,问长问短,甚至会问,“有几个小孩啊?”问得我们这些才十几岁的特别是女青年都怪不好意思的。车上没座,就找个犄角旮旯席地而坐,最好的地方是茶水桶旁边,有个高的台阶,喝水、上厕所还方便,茶水桶还有点热乎气,尽管挨着厕所有股味,但能坐在那里已经是很满足了。从齐齐哈尔上车后,连这样的地方都没有,挤在过道里,人紧挨着人,一直站到济南才总算坐下。因为,在东北,老家是山东的很多,都是当年闯关东过去的。

        换了七趟车,半坐半站总算到家了。可我的脚都肿起来了,姥爷心疼极了,打来热水让我泡脚,用松节水给我使劲揉脚消肿。邻居们都来看我,看看不瘦,还胖了点。那时候,很多黑龙江回去的小姑娘一个个胖乎乎的,脸蛋就和红苹果一样。当时有一个朝鲜电影的台词是:“红苹果、金达莱。”大家就故意说成:“红苹果,拣大的来!”和她们开玩笑。邻居们还说我不黑。这是有两个原因,一是我本来就比较白,另一个原因是北大荒冬天光照不足。

       没想到的是,回家后,尽然对南方冬天阴冷的气候不适应了,待在家里直打哆嗦。终于找到一个好去处,那就是电影院。那时候,电影票不贵,才二、三毛钱一张,既能看电影解闷,还能避寒取暖,一举两得。

        年过得很快,那时候过年也简单,商品紧缺,东西都是配给计划供应,还得排好长的队。假期也没现在的长。该归队了,可外公外婆就是要我多待两天。那时候通讯也没现在这么方便,也没法续假。

        就这样,半推半就,回到连队一算,还是超了三天假。其实,几乎人人都超假了,有的比我还长。可是,这在解放军序列名义管辖下的建设兵团,可是严重得违纪行为。于是,连里专门召开大会,要我们这些超假的知青一个个上台作检查,“斗私批修”、“狠斗私字一闪念”。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作检查。超假的知青们一个个上去,读着事先写好的检查稿,声音越读越小,以至于读得什么,谁也没听清楚。最后,指导员把大家都狠狠批评了一顿,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检查归检查,回家的快乐还得和大家分享。我们拿出从上海带来的大白兔奶糖、凤凰牌香烟、华夫饼干、熟泡面、食品罐头,这些在当时很紧俏的商品,大家一哄而上,就像饿狼扑食一样,好不热闹,早就把检查的不快抛到了九霄云外。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