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白桦林杂记(十九) 打草  

2010-04-09 21:45:55|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们连队的西边,是一大片沼泽地,当地叫“草甸子”,长着漫无边际的水草,还有就是沟壑交错的“塔头墩”。那是一片没有开垦的处女地。那年遭受涝灾,一天之内下了往年大半年的降雨量。那低洼的沼泽地顿时成了波涛汹涌的大江,蔚为壮观。

        麦收过后,连里就要为过冬作准备。派我们到草甸子打草,一来为牛马准备点过冬的饲料;二来打点草编成草帘子,盖房子是上好的保温材料,放在麦场、砖厂可以当苫盖的材料。

        于是我们每人扛着一把大扇刀,踩着一个个塔头墩向草甸子走去。那大扇刀的刀把有一个半人高,扇刀足有半米长,据说是从苏联传来的农具,那所谓水草其实是野生的燕麦,也是从苏联引进的,后来不种了就成了野生的了,据说苏联十月革命时期吃的黑面包就是用燕麦做的,放到现在都是生态绿色食品了。

        到了草甸子,我们学着老职工的样子,把长长的刀把往胳肢窝下一夹,扭动腰部带动双臂,用刀尖向水草甩去,一甩就是好大一个扇形面,只听一阵阵“唰、唰------”的声音,那水草一排排地应声而倒,挺带劲的。唉!这活不错,不用弯腰,省劲多了,效率还高。割麦子为什么不用这个方法呢?我一边甩着刀,一边这样想着。老职工告诉我们,割麦子用这方法会影响收成,一扇刀下去会把麦穗头打掉。

        活干得顺手了,时间过得还快。不一会儿,日头老高已到正晌午了,拖拉机拉着爬犁给我们送饭来了,回去顺便把我们打的草拉回去。那拖拉机是“东方红”履带式的,爬犁就是用几根原木连接起来的,只有这样才能在草甸子上走,要是用其它车都得陷下去。那拖拉机把爬犁生拉硬拽着走,扬起的黑土全落在了送来的馒头上,你再看那馒头,一个个都成了黑煤球。强体力的活早让我们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了,谁还管得了那些个,大伙儿一哄而上,扒拉扒拉馒头皮就往嘴里塞。那天,我记得就这黑不溜秋的二两一个的大馒头,就着咬不动的老韭菜,我一口气吃了八个,真像饿狼一样。

        吃完饭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草甸子上除了草就是水。接着干吧!晌午的日头把大家晒得满脸通红,上衣被汗湿透了,裤子早被草甸子里的铁锈红的水浸湿了,鞋里“咕吱、咕吱”地灌满了水,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干的地方,真成了“潮人”了。干着干着,不知谁喊了一声:“水泡子!”大伙儿抬头向前望去,果然在摇曳的水草后面有一大块水面,在太阳的照射下波光粼粼,风景还挺诱人,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生长在江南水乡的孩子们来说,尤感亲切。大家欢叫着向水泡子跑去,也许是天气太闷热,也许是浑身上下早湿透了,大家顾不了那么多,一个个脱掉衣服就向水里扑去。啊!游泳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洗澡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家在水里扑腾着,欢笑着。北大荒夏天的最高气温也有三十六七度,可下到水里才知道,水下竟然是“瓦凉、瓦凉”的。水下还有缠脚的水草,早听说过知青游泳淹死的事,我们不敢多玩,不一会儿就上岸了。

        第二天,就有战友感冒了,而大多数人的胳膊都红肿起来,那是打扇刀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