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白桦林杂记(廿九) 我们连的“团长”  

2010-06-10 20:03:48|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这篇文章的标题,也许有朋友会问,按照你们连的建制,最高首长应该就是连长、指导员,你们连怎么会有团长呢?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一批去北大荒的战友中,有一位战友个子不高,身体较弱。连里就安排他赶牛车,就这活他也干不了,打从上海来以后,就经常发哮喘病,喘得晚上整宿整宿不能睡觉,别人干活累了一天,早就“呼呼”地进入梦乡,他只能一个人蜷缩在下铺“呵呵”地喘着粗气,思念着家乡。人还不能躺下,一躺下就更喘不过气来。时间一长,大伙儿就把他叫做“团长”了。

        原来,“团长”从小就有哮喘病,在家有父母照顾还不常犯病。上山下乡的大潮一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都往农村赶。向学校、里弄反映也没用,一顶顶“好逸恶劳”、“资产阶级思想”、“破坏上山下乡”、“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破坏毛主席的战略部署”的大帽子接踵而至。稍有犹豫,那宣传队的锣鼓、口号成天在家门口闹得震天响,还要到父母单位,让造反派给洗脑筋。无奈之下,“团长”只能随着这股大潮来到了北大荒。可是,他的身体实在不能适应北大荒的气候,一到这里就犯病,大清早,看着“东方红,太阳升”;傍晚看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晚上只能“抬头望见北斗星”了。时间长了谁受的了,“团长”快成“排长”了!

        连里看这样下去实在不行,一个月后,就把“团长”退回了上海,他就成了我们连第一个病退回家的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