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白桦林杂记(三十) 右手腕的疤  

2010-06-13 21:13:18|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右手腕上有一块像表带那么宽的疤痕,快四十年了,也没能退去---

       那时,我在连部当文书。指导员说,快要进行年终先进连队评比了,连部办公室的墙黑黑的,刷一下吧!我说:“行!”反正以前在家也刷过墙。那时候刷墙可不像现在用涂料,红黄蓝绿什么颜色都有,还要讲究“绿色”呀、环保呀!那时候,全都用石灰水刷墙,一色白,倒还灭菌消毒。

       于是,我到基建排弄来了一堆盖房子用的石灰块,放在一个大桶里面,倒上水,一会儿,那桶里就升起一股股白烟,石灰块在水里“咕嘟、咕嘟”直冒泡。趁着这时间,我把桌子、柜子都挪到房子中间了。白烟、气泡冒了刻把钟,桶里就凤平浪静了。我带上袖套,拿了一个小盆,从桶里舀了一点石灰水,站在桌子上就顺着墙自上而下地刷了起来。不一会儿时间,刚才还黑乎乎地墙面发出了白色地亮光。可是抬头一看房顶,却出现强烈反差---黑白分明,这可不行。

       于是乎,我又重新跳上桌子,在桌子上又架了一把椅子,仰着头刷起房顶来。这刷房顶的难度可要比刷墙难一点,那刷子一动,石灰水就“滴滴答答”往下掉,搞得头上、身上都是石灰水,手上、袖套都成了白的。不一会儿,就感觉拿刷子的右手腕处有一阵阵轻微的灼热感,我只顾干活,没有多于理会,房顶终于刷完了,我如释重负地跳下桌来,看着雪白的连部办公室感到很有成就感。

       等拉下袖套,洗完身上的石灰,我才发现右手腕内侧袖套橡皮筋卡住的部位的皮肤有点红肿,破了好大一块,个别地方还呈现绿莹莹的颜色。我赶紧来到卫生室,卫生员马上给我清洗、敷药、包扎。卫生员说,还好只烧了手腕内侧,如果是环状灼伤,那就不容易好了。

真是不幸之中大幸,过了一个来月,我的伤好了,但却在右手腕上留下了一块疤,一块在北大荒留下的永久的疤痕!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