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西北的风(九) 戏说甘肃  

2010-07-08 08:52:50|  分类: 西北的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青蛙《戏说甘肃》

 

引用

青蛙戏说甘肃
       甘肃各市的尴尬

陇南的尴尬:鸡鸣三省的惟一作用就是三个省都嫌麻烦。

平凉的尴尬:好不容易通了条铁路还是往外拐的胳膊。

庆阳的尴尬:甘肃的伊拉克却是陕西的存钱罐。

嘉峪关的尴尬:哪个县不比我大?

金昌的尴尬:除了镍,还是镍,孽障的镍。

白银的尴尬:居然能被兰州那么黯淡的光环掩盖。 

天水的尴尬:堂堂羲皇故里,却被她东西各600里的两位兄弟看不起。

酒泉的尴尬:代管的敦煌比自己牛,就卫星发射中心跟自己姓还被内蒙抢来抢去的。

张掖的尴尬:本省人都以为金张掖就是个军马场。

武威的尴尬:望着紧逼的沙漠,铜奔马的脸都绿了。

定西的尴尬:硬着头皮升为地级市,地里的洋芋都笑了。

临夏的尴尬:粉粉的买卖好难做,多亏还有刘家峡。

甘南的尴尬:至今不知道自己哪点跟甘肃有关系。 

 甘肃各市的心态 

兰州:我是省会城市和甘青宁的门面,我再差也无所谓,反正省领导会管的。

嘉峪关:经济就是背背佳,在本省永远昂首挺胸,只等酒钢改“嘉钢”。

金昌:希望说普通话的市民们能呼吸上纯净的空气。

白银:“资源枯竭型城市”就够受的了,还要背几个跟我没关系的贫困县。

天水:我是全省人口第一大市(激昂地说),其中非农业人口占十分之一(羞涩地说)。

酒泉:我有两个韩国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自己折腾的空间很大嘛。

张掖:“金张掖,银武威”,反正我比武威强。 

武威:中国旅游标志是我家产的。 

定西:左瞧右瞥上瞅下看怎么谁都比我强,什么时候才能跳出这口堆满土豆的枯井啊。

陇南:搞搞矿还可以,可老百姓的日子怎么过啊。

平凉:见兰州跟兰州谄,见西安跟西安媚,谁让咱是崆峒派的。 

庆阳:石油也有机场也有,窑洞也有剪纸也有,美得很。

临夏:治安差咋了,手抓好吃,咱自治州就要有我行我素的风格。

甘南:谢谢你九寨沟,要不是有你才没人舍得修我的路呢。

甘肃城市与世界各国类比 

兰州—英国—位置绝对是中心,老牌工业地区,无论哪方面都不会弱。

嘉峪关—美国—崛起是如此是轻易,首屈一指的富裕使得其傲视甘肃。

金昌—南非—名不见经传,自然资源和海纳百川的文化氛围使她在所处地区独树一帜。 

白银—冰岛—呆在老大身边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经济忽闪忽闪的。

天水—俄罗斯—名头还是很有派的,虽然经济并不卓越,但是关键时刻没人敢小觑。

酒泉—加拿大—死是个大,木大了个撒沙。 

张掖—希腊—有着优越的自然条件和悠久的历史,但现在的规则是好汉不允许提当年勇。 

武威—巴基斯坦—位置倒是挺重要。 

定西—津巴布韦—要湖没湖要河没河,连点雨都不下。

陇南—乌克兰—爹不疼娘不爱,不过很有特色。

平凉—柬埔寨—崆峒山和吴哥窟听起来像一回事。

庆阳—澳大利亚—资源丰富,但老往别人怀里钻,其实庆阳队是踢不了陕西杯的(虽然澳大利亚可以踢亚洲杯)。 

临夏—古巴—有时候,独树一帜不一定是褒义词。

甘南(合作)—土耳其—听起来比较凶猛,而且我行我素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