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2011-04-27 20:58:46|  分类: 八连战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连战友------袁鹤祥同志不幸逝世的噩耗传来,大家无不为之悲痛、惋惜!虽然他突患重病、住院多日,战友们曾纷纷前往探望,思想上有所准备,但还是承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曾经患难与共、朝夕相处的战友就这样早早地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二十多名战友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向战友告别,为战友送行------战友啊战友,您一路走好!

       袁鹤祥同志是上海建工局技校的68届毕业生。由于腿长,个子长得高,大伙都叫他“长脚”。1969年,大概是6月份吧,随上海中专技校的同学一起来到北大荒,来到八连。本来中专技校是不用上山下乡的,但文革的大势所趋,他们这批学有专长的中专技校生不得不也来到边疆,来到农村。连队为了发挥他们的专长,把他们分到了三排,也就是房建排,也算专业对口吧!多年的艰苦岁月,使他身心备受创伤。

       病退回沪后,他一度只得靠踏“黄鱼车”送货养家糊口。一直到儿子当上民航飞行员,生活才有了改善。

       我和袁鹤祥同志虽然接触不多,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他给我的感觉是一个秉性耿直、乐于助人的人,特别是2009年7月份我们一同回第二故乡,相处十几天,给我留下深刻地印象。拿我们此行的领队范颐大同志的话来说,那是“白内障开刀------刮目相看!”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1.到绥化看望老指导员,和指导员热情握手道别。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2.和齐齐哈尔战友合影,居中者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3,在九三战友家中,右一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4.在九三博物馆门口和九三战友、北京战友亲切交谈,左二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5.在九三欢迎宴会上,和战友们一起畅饮第二故乡的美酒,右二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6.在哈尔滨太阳岛,中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7.战友相见,笑逐颜开。右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8.和齐齐哈尔战友在一起,左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9.袁鹤祥同志和战友们一起登尖山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10.和九三领导在一起,左三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11.在九三瓜棚,左四为袁鹤祥同志。

我记忆中的八连战友---袁鹤祥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图12.在尖山八连欢迎宴会上,左三为袁鹤祥同志。

       一路上,袁鹤祥同志温良恭谦让,总是让其他战友先上车,先住宿,尽管他身体也不好,但从不提任何特别的要求。还和我们大家一起专程去绥化看望了重病缠身的老指导员。由于我们这次一百五十多人同行,当地在安排住宿上有些困难,战友们要分散住,有的楼层高而电梯又不方便,有的因渗水而受潮发霉,有的甚至没有卫生间。他从无一句怨言,抢着去这些房间,把方便留给战友,把困难留给了自己。

       不光住宿是如此,吃饭也是这样。头一天在哈尔滨吃饺子,我们一下子来这么多人,饺子馆来不及包来不及下,端上来一盘,不一会就一扫而光。他总是让给北京的女战友先吃,他说,她们小,她们是女同志。北京的战友们说,袁鹤祥真有大哥的样!

       在九三的欢迎宴会上,我喝醉了,袁鹤祥同志和其他战友一起送我回招待所,不顾脏臭,为我擦洗,细心照料。

       --------

       往事如烟,历历在目。还记得我们曾一起迎接齐齐哈尔战友来沪,还记得我们曾一起迎送哈尔滨战友游览三峡,还记得我们曾一起欢迎北京战友参观世博。可如今我们天各一方、阴阳两界、各奔东西。我们曾相约下一次的战友聚会,我们曾相约下一次的旅游------可如今,你却离开了我们,离开了生你养你的故土,离开了与你朝夕相处的亲人,离开了患难与共的战友------战友啊!你要走你就放心地走吧,你自重,你走好!

       袁鹤祥同志离我们而去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好战友,我们八连战友永远怀念他!

       袁鹤祥同志,安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