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群口快板:十年的告白 作者:月白风清  

2011-06-10 11:33:52|  分类: 知青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下乡在黑龙江省北安县------长水河农场,是属于劳改局。就是说,这农场的人都是劳改犯,看押他们的都是部队转业的原解放军,,,,,

   2010年的6月6日,上海方面的战友,向全体曾经在长水河农场下过乡的战友,发出了纪念下乡40周年的大聚会。本人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写了群口快板:《十年的告白》,算作向大会献礼。现将此拙作拿来供朋友一阅。

   (虽都是下乡,但各地情况不一,所以望朋友们不要看做等同。)

 

                                    群口快板:十年的告白

我的开篇,就是我们的曾经 - 月白风清 - 月白风清的博客


                                       离          别        

                      竹板一打响连天,我们心中有千言。

                      兄弟姐妹来相会,感慨我们那十年。

                      话说四十三年前,伟大领袖发了言;

                      知青需要再教育,两江(疆)一蒙去支边。

                      六九年的八月间,市民蜂拥天津站。

                      那些情景那场面,历历在目象昨天。

                      白发婆婆泪涟涟,手拉孙儿把话谈。

                      父母难舍孩儿面,子女咽泪却装欢。

                      学校栽培八九年,学业未完去田间。

                      国家培养八九年,不等报效去边沿。

                      不是父母想不开,人尽其才最应该。

                      扼杀多少栋梁才,人为一场大灾害。

                      父母养育十八年,离别在即好心酸。

                      父母养育十八年,此去不知几时还?

                      关照话语有千万,咽喉哽咽无从谈,,,,。

                      专列长鸣要出站,月台车上一片乱,,,,。

                      爸爸妈妈声声唤,谁喊谁都听不见。

                      拉着孩子不松手,跟随火车跑老远。

                      地动山摇好凄惨,国际新闻都发言。

                      真是热血好青年,掉俩眼泪(儿)就算完。

                      满腔热诚冲云天,车厢里面把歌练。

                      大海航行靠舵手,下定决心不怕难。

                      有理想也有抱负,广阔天地去实现。

 

                                        途         经

 

                      列车直达二井站,天降雨水是夜晚。

                      离家衣服都很单,不想那里要穿棉。

                      头上雨浇地下滑,下了火车汽车颠。

                      好不容易到分场,我们路途没走完。

                      一个号令传下来,汽车接着往前开。

                      要去北岗新建点,那里新近刚开采。

                      那是一条黄土路,坑坑洼洼车打捂。

                      我们头上盖雨布,颠来倒去象货物。

                      终于到了目的地,头上小雨还再滴。

                      一排新房在眼前,墙上没砖都是泥。

                      炕洞柴湿滋滋响,炕上呼呼冒热气。

                      一打听啊才知道 ,那炕昨天新磨的。

                      这就是广阔新天地,这就是接受再教育。

                      除了我们没人烟,周围连着地平线。

 

                                           紧 急 集 合

 

                     夜半时分哨声吹,鼾声正浓让叠被。

                     打起背包就出发,恍若自己在部队。

                     队伍蜿蜒在山间,声声口令往后传。

                     疾步跨越沟和坎,披星戴月匆匆赶。

                     如若来了帝修反,真刀真枪真敢干。

                     人人积极练备战,个个都是指战员。

 

                                     整          编

 

                    连队打乱重新编,各地青年大串联。

                    上海天津哈尔滨,还有鹤岗的青年。

                    木工班来瓦工班,喂鸡喂猪饲养班。

                    专管种菜叫菜园,其余人员归大田。

                    小的宿舍住几个,大的屋子一百多。

                    南腔北调好热闹,各地方言大汇合。

                    上海张嘴说阿拉,天津爱说这是嘛。

                    哈尔滨人与鹤岗,见面问声去干啥?

                    女生用水男生打,互相帮助不图啥。

                    男生需要缝针线,女生帮忙笑哈哈。

                  

                                        春            耕

 

                    春季播种不等闲,所有人员下大田。

                    天冷风高眯人眼,快到五月仍穿棉。

                    机耕队的好儿男,起早贪黑在田间。

                    春风狂作大烟炮,没有一人怕困难。

                    饭菜送到地头边,和着沙尘往下咽。

                    回望自己耕的田,整齐笔直一条线。

                    女生人手挎粪篮,帽子口罩捂个严。

                    外加纱巾蒙着脸,抓把粪土撒田间。

                    黑土地上冷眼观,一道靓丽风景线。

 

                                      夏           锄

 

                    东北热天夜很短,两点半那天就蓝。

                    夏季出工三点半,睡意朦胧到田间。

                    蚊子小咬一团团,眼睛肿成一条线。

                    摘了草帽就挨咬,戴上帽子就出汗。

                    一条地垄几里远,一个上午锄不完。

                    嘴里抱怨手不闲,个个都是满身汗。

                    好不容易盼到点,洗洗涮涮去打饭。

                    来到食堂睁眼看,苍蝇围着馒头转。

                    尽管馒头盖屉布,心里作呕口无言。

                                        挂      锄

                    挂锄举行大会餐,食堂菜肴大改善。

                    炖肉炒菜大米饭,人人喝酒大碗干。

                    男生海量带猜拳,个个喝的红了脸。

                    女子举杯赛儿男,借酒话语笑声憨。

                    油绿麦苗往上窜,豆子地里角儿弯。

                    喜看我们的贡献,身体疲惫心里甜。

 

                                        秋      收

 

                    麦地一片金黄色,颗粒饱和待收割。

                    秋天每到那时刻,准降雨水半月多。

                    眼看麦子就倒戈,人人着急没话说。

                    机器无法去操作,无奈人手镰刀割。

                    男生力大冲在前,女生个个不示弱。

                    哈腰就是一百米,挥汗如雨话不说。

                    你追我赶冲向前,喊着号子比贡献。

                    争先恐后往前赶,头晕眼花腰背酸。

                    饭菜送到不肯餐,只怕自己落后边。

 

                                     冬            忙        【我们就没有过农闲】

 

                    要说冬天真叫烦,从十月到五月间。

                    一年共有十二月,就有七月要穿棉。

                    皮帽口罩棉手套,棉袄棉裤裹个圆。

                    帽沿眼眉挂白霜,真像圣诞老人样。

                    肩扛锹镐把粪刨,来年春季做肥料。

                    各个连队比赛干,拉着卷尺量立方。

                    有那兄弟好聪明,外围量好算立方。

                    再看里边是空堂,塔头墩子充数量。

                    预期效果没达到,转年又出新花招。

                    挑粪挑尿加化肥,掺和掺和机器绞。

                    名字叫做颗粒肥,就像饺子馅【儿】一样。

                    您问效果怎么样?至今我们也不详。

                    冬天里的长水河,冰天雪地不用说。

                    您要用水去井台,一座冰山眼前戳。

                    战战兢兢走上去,井口小的水桶细。

                    手把碌碌桶放正,否则肯定下不去。

                    

                                        您    看    那

 

                     九二零的搞科研,培育小麦新品种。

                     养育灵芝种人参,扎根边疆有信心。

                     机耕队的了不起,真象火车的司机。

                     木工班的有技术,打个家具不发怵。

                     瓦工班的盖房子,新房建好就入住。

                     饲养排的姐妹们,外带漏粉磨豆腐。

                     只要看见有豆渣,马上抢走喂小猪。

                     菜园果园合一处,一年四季闲不住。

                     黄瓜柿子西葫芦,修剪海棠李子树。

                     有亲属们来到访,必定去那加工厂。

                     小麦酿酒赛茅台,炕头【儿】盘腿【儿】聊起来。

                     自给自足真能干,胜过当年南泥湾!

 

                                      难           耐

 

                      一天一天又一天,一年一年又一年。

                      一年三百六十五,就是数数【儿】数半天。

                      真正农民都农闲,我们四季不得闲。

                      从来不敢发怨言,否则大会就批判。

                      上学指标到农场,普通一员甭思量!

                      您跟领导没关系,就是累死也别想。

                      平时口号喊的响,结果最快回家乡。

                      确实有些好榜样,吃苦耐劳不声响。

                      那些人们去上学,含金量也响当当!

                      眼看就到而立年,人人心里在翻浆。

                      改革开放传佳音,三中全会暖人心。

                      邓大人 ,来掌权,体恤民情发了言;

                      知青下乡三不愿,家长农村都不满,

                      蹉跎青春整十年。从此知青得团圆!

 

                                          于        是

 

                      全国兴起大返城,国家又是大动荡。

                      搞顶替呀办病退,而立之年回家乡。

                      忙于生计求发展,寻找门路忙充电。

                      人生又遇转折点,兄弟姐妹断了线。

 

                                      今               天

 

                      有幸赶上新时代,互联网上建平台。

                      兄弟姐妹再聚首,说说笑笑乐开怀。

                      平台上边好热闹,诗词歌赋写的妙。

                      绘图摄影作动画,互相学习赶帮超。

                      钱财多少都两可,只要够花那就得。

                      最重要的是健康,没病才是最快乐。

                      您打打拳练练剑,疾步快走踢踢毽。

                      羽毛球啦乒乓球,千万别再踢足球。

                      想看朋友开视频,相互问候多交流。

                      闲暇之余上上网,比学赶帮争上游!

                      老三届啊老三届;光荣称号永不丢!

                      老三届啊老三届,名扬四海五大洲!

                                      五   大   洲!


 

  我们《八连战友》的博友“月白凤清”的倾情之作《十年的告白》,参与了“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目前在“最新投稿”第12页11楼90单元,特邀请各位朋友投票积极支持,敬请点击:http://blog.163.com/special/00124CE8/xiaoshuo.html  半小时后重新开机可再次投票!欢迎浏览,期待投票,谢谢给力!

                    

  评论这张
 
阅读(2054)|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