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四个俄罗斯”,如何聚成一个俄罗斯 供稿:SDY  

2013-06-06 09:34:52|  分类: 走南闯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个俄罗斯”,如何聚成一个俄罗斯

                              2013-6-3  解放日报记者 张全

“四个俄罗斯”,如何聚成一个俄罗斯    供稿:SDY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记者参加瓦尔代辩论俱乐部上海地区分会并专访俄方专家——

在中国新外交蓝图逐渐显山露水的当下,关于中国发展中国家定位和走和平发展道路的讨论再度成为热点。而我们的邻邦、处于转型路口的俄罗斯,也对身份认同和道路选择有所深思。6月1日,华师大国际关系与发展研究院与俄新社共同举办 “全球化时代的身份认同:中国、俄罗斯与跨国经验”瓦尔代辩论俱乐部上海地区分会,2位俄方专家就上述问题跟记者进行了交流。

瓦尔代辩论俱乐部是俄方主办的大型国际智库会议,继此次上海会议后将在柏林、纽约等地举办多场分会。主会则拟于今年9月在俄罗斯瓦尔代湖召开,并举办俱乐部成立10周年纪念活动。

三驾马车须同向飞驰

记者:俄诗人丘特切夫曾写道,俄罗斯“难以理解”。目前俄罗斯民众对国家的理解一致吗?

帕·安德烈耶夫 (俄新社国际事务部主任,瓦尔代辩论俱乐部执行主任):当代俄罗斯社会的价值观念形形色色,有帝国主义式的保守价值观,有社会主义时期形成的价值观,也有近20年出现的野蛮资本主义观念。我们是谁?信仰为何?走向哪里?对这三个问题必须做出解答。我们不能像克雷洛夫寓言中说的那样,天鹅、螃蟹和狗鱼被套索拉车,却囿于海陆空的不同属性难以朝同一方向拉动车子。唯有价值观的趋同,能令我们达到像果戈理笔下“三驾马车往同一方向飞驰”的境界和目标。

因此,我们计划在瓦尔代主会上讨论俄罗斯的身份认同。议题将围绕“地区多样化”、“作为大国的俄罗斯”、“地区发展不平衡”、“寻求共同点以保障联邦发展的必要性”等展开。

记者:就您看来,“俄罗斯是什么”?

帕·安德烈耶夫:俄各方研究表明,目前存在“四个俄罗斯”。可分别从政治、地区、民族、宗教四个维度来审视。举例而言,政治维度的俄罗斯,包括一些政治派别,如支持现政府的自由保守派、保守派、自由派、左派、民族派等。自由派强调自由价值观和地缘政治地位。保守派依托传统价值观,如家庭、信仰上帝、爱国主义等。左派较为激进,其民族主义情绪可能引发种族歧视。研究表明,目前俄各阶层中,民族主义情绪在上升,这令人遗憾。

地区维度的俄罗斯,也包括四个层面:一是像莫斯科、圣彼得堡这类“大都市”,它和精英阶层、先进生活方式、个人主义联系在一起。二是工业中心的俄罗斯,它们离国家中心距离较远,往往依赖边贸,像加里宁格勒、远东地区,居民趋向于现实主义、物质主义。三是边缘化的俄罗斯,指的是莫斯科“环路”之外的小城市、农村,年轻人维持惯性生存状态。四是民族共和国的俄罗斯,像高加索地区,居民对自己的认知是:我是“自己人中的陌生人”。

“核心价值观”待凝聚

记者:俄反对派向政府发难,也是两者对国家身份、发展道路理念不一致引起的吗?

帕·安德烈耶夫:很大程度上是的。应该说,上述几大政治派别处于微妙平衡中,未来发展潜力均等。民族派和左派可能缓慢变成重要的政治力量,因为民族派是最有能力进行组织和思想动员的派别,所以当务之急是要把不同派别中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凝聚起来,形成核心,消除互不认同造成的负面影响。

另外,就反对派集会而言,他们并未提出具体诉求,与政府形成一种“不是相互竞争,而是相互反对”的关系。他们没有共同计划,提出口号也很短期。去年,反对派还举行了自己“委员会”内的选举,但无果而终。有居民质疑,这样的委员选出来有啥用?记者:俄国内已经凝聚起一些共识了吗?

阿拉·萨尔米娜(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学院社会系教授):我们研究数据表明,在关于“俄罗斯人向往的生活”的统计中,名列前三位分别是生活富足、身体健康以及社会公平。45%受访者将社会公平,公民享有平等权利作为“理想国家形象”的首要要素。尤其“起点公平”,“机会公平”这类概念,成为了超越“收入公平”的优先选项。

有意思的是,在“俄民众最希望活在哪个历史阶段”的调查中,选择“十月革命前的沙皇时期”、“苏联政权最后十年”的人,分别占11%、14%,选择“普京时代”的达32%,但也有32%的受访者表示不想活在上述任何一个时代中。而在国家制度方面,选择“自由竞争型资本主义”、“计划经济型资本主义”、“考虑市场关系要素的计划经济型社会主义”、“国家所有制的计划经济型社会主义”的人,分别占17%、25%、31%、22%。可见,对于国家发展模式,俄国内尚未达成一致。

记者:国际视角下的俄罗斯又应该是何种形象?

帕·安德烈耶夫:我觉得我们还不清楚。有人说我们是欧洲国家,西方文明国家;有人说我们是独立的力量中心;还有人说我们应该对抗西方。厘清“四个俄罗斯”之辩,有助于更清晰地把握外交定位。

普京虽然提出软实力外交,俄罗斯的非政府组织、民间外交也在运行,总理等官员还在使用微博,但效果并不理想。而且我们还面临着各个宣传窗口所展示的俄罗斯形象不一的情况。总之还需加大投入。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