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上海街头点心摊琐忆 供稿:SDY  

2013-07-12 11:08:38|  分类: 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街头点心摊琐忆

    2012-11

上海街头点心摊琐忆    供稿:SDY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曾见过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台湾来美探亲的老太太,对人感叹道:“台湾到处是麦当劳,想不到在美国也能吃到汉堡包!”如今中国大陆各大城市,例如上海,也到处可见“麦当劳”汉堡包和“肯塔基”烤鸡的广告。中国固有的传统早点,大饼油条或粢饭油条加豆浆,大有被舶来品取代之势。

 五十年代初期上海可不是那样。清一色的全是本土饮食文化。尤其在市井小摊上,花色品种还真不少,因为上海跟纽约一样是个移民城市,吸收全国各地文化。表现在弄堂口,小巷旁的摊头上,就是各式点心。

 小学放学回家,沿着长乐路一路走去,经过的摊子上 常见的有:北 方的“羌饼”,上面是芝麻或葱花,相当于意大利“披萨”,刚出炉的,喷香;山东的“火烧”(一种烙饼),也不错,只是吆喝时那一 声吼“火烧!” 怪怕人的;“老虎脚爪”,也是山东产,烤成深黄色,别有风味。“高脚馒头”状如旧时妇人的小脚,想来是因此 得名。另有一 种“奶油开花馒头”特别香甜,是我儿时的最爱之一。这几样都非 山 东人莫办。至于“生煎馒头”(沪语“馒头”“包子”不分),“锅贴”,“肉馒头”,就更别提了,到处都是。

东湖路口有一家单开间门面的路边小店,叫“马和记”,专卖咖厘牛肉汤面,辣而鲜,远近闻名。由于生意过于兴隆,店门外也放几张 桌椅。童年时我 光顾多次。在蒸腾的热气中,众人挤坐在长板凳上,吸面条声,吸鼻涕声,咳嗽声,喝汤声,稀里哗啦,响成一片。日积月累,咖厘粉在粗磁碗底积下洗不净的黄垢,隐约可见。至于我的感受,难以形容,只索用现今一句流行 的广告 语:“味道好极了!”据说那个简陋的地方,还是家百年 老店,那高汤是从满清传下来的。

记得去好婆(江南人称“祖母”)家要经过南昌路,那里摊头上卖一种“酒酿饼”,甜甜的带点酒香,好吃。冬日里走在街头,迎面寒风吹来一阵阵焦香味,不问而知是“烘山芋”(沪语,即“烤甜薯”),分黄心和红心两种。不经意用手接过来,那手烫的,想扔,又舍不得,一时半刻还凉不下来,是轻快的狼狈。在朔风中持回家,咬开来里头还是滚烫的,香,糯,甜,兼而 有之。但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那是代替大米的主粮。家姐在华东 化工学院一个同宿舍女生,据说晚饭 甜薯吃得过量,竟然胀死在床上,第二天才被发现。         陕西南路,近淮海路口,有两家路边摊,卖油煎鱿鱼干,抹上一层甜蜜酱,风味独特。那里的“油炖子”,其实说穿了只是面粉糊加白萝卜丝而已,但味道异常鲜美。还有那用笼格蒸,梗米制的白糖糕,虽则是寻常物事,也是我儿时喜爱的美食。薄饼包油条,涂上殷红的辣椒酱,铺盖似的卷起来,咬一口,当得“痛 快”两字。有一个时期,他们卖一种圆子,是“红高粱粉”(糯的那种)做的,特别对我胃口。几十年来一直在记忆中蛊惑着我。回沪几次我四处寻访,远近好几家杂粮店都跑过了,象革命者寻求真理一样执着,“上穷碧落下黄泉”,终于废然而返。

 我家对马路“祥生饭店”(现“百盛”购物中心)左侧小弄堂口每天早上有一个摊头,专卖“八宝饭”。其制法简单,只是糯米饭拌红豆沙白糖而已。然而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却胜似点心店 里正宗 的“八宝饭”。我在家里曾试过多次,用句时髦话,始终没法“克隆”出同样滋味的“八宝饭”来。怪哉。

  童年时每逢夏天,常听到马路上有个流动摊贩叫卖声,“各代各罗,荫凉绿豆糕!”那是个胖子,南方口音。有一次,我和一个淘伴跟在他后边叫道“大块头(沪语,即“大胖子”)!”那摊贩大怒,骂 道:“小赤佬(沪语,即“小鬼”),吃你的饭 长胖 的啊!?” 吓得我俩拔腿逃跑。不过,他的绿豆糕,甜而不腻,真是好吃。

 至于夏夜随着“笃笃笃”的竹筒声,和“糖粥吃伐?”的 吆喝声而盛出来的一碗碗糖粥,那更是价廉物 美的东西了。丰子 恺漫画里有份人家把碗放在蓝头里,用绳子从窗户中吊下去买糖粥,就生动地记录了一幅世间相。那“笃笃笃,卖糖粥”的儿歌,则代代相传,更是“阿拉”(沪语“我们”)上海人童年美好记忆的一部分。

  待到窗外梧桐叶泛黄飘零时,黄昏马路上不时的传来爆炒米花的声响,或“白果(银杏)吃伐?热白果!香又香来,糯又糯!”的叫卖声。那时吃在嘴里,已很有几分萧瑟的秋气了,连我那样的小孩,也会感到一丝莫名的惆怅。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