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天边2》——(油海林源)之二 作者:老酷  

2014-11-01 08:46:59|  分类: 油海林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边2》——(油海林源)之二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北方的春天晚于节气,四月中旬以后才会下起小雨。淅沥沥的撒在荒原上,撒在心田里,让世间万物宠受着春天的恩惠。
    广袤无垠的荒原渐渐有了绿意。此时我搜肠刮肚地倒出韩愈.(早春)诗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入景入情,忒有材了,心里暗自得意。。。。。。
    大批的建设物质源源不断地运到炼厂工地,工地上支起了很多高音喇叭,不断地播放各连的请战书、捷报书,播放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打虎上山)和《海港》江水英的唱段。。。。。。会战工地热火朝天,如同大熔炉、大学校。想到荒原将在我们手中彻底改变往日的荒芜,矗立起现代化的炼油厂,我们的内心是那样的火热,刚支边时那种只想早点返城继续读书的念想是乎淡薄了许多。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充满着期待。
    建厂指挥部正式下达了各会战连队的第一阶段任务,并明确表示第一阶段任务完成后,除少数人配合安装设备外,大多数工程连人员充实到炼厂各车间和部门,送出去学习,转入炼厂编制。这消息太振奋人心,如同一颗定心丸,未来炼厂主人的感觉着实让大家激动不已。
    继续抢运建设物资。。。。。。抢建后勤过渡用房。。。。。。抢建主体厂房。
    有干打垒的办公用房、商店、邮局、仓库,还有各连队的食堂,卫生所;也有砖混结构的机修厂车间、泵房;还有厂区道路、广场、篮球场等;陆续开挖主体厂房地基,土建全面铺开;同时抢建砖结构宿舍,争取在入冬前搬入。用一年的时间基本完成土建,为明年春天能实现炼油设备安装奠定基础。拼命也要实现第二年年底局部投产的目标。宏图已展开,只有六个工程连,任务是何等的艰巨,可想而知。
    四个生活用深井经过打井队夜以继日地奋战,纷纷出水了。来自地下六七十米深的清澈甘甜的圣水洗去了压在人们心底对克山病的恐惧和忧虑。消息传出,几十里外的农民都奔走相告。每天都有很多牛车马车拉着各种各样的盛水容器排队取水。
    这是救命之水,彻底结束周边人们引用浅表水的历史,遏止了克山病的病源,拉近了我们和周遍农民的感情。
    。。。。。。
    一排三排承担厂部后勤用房的干打垒的施工,二排开挖机修厂地基。木工班留四人做门窗,其余做好两个工地的服务。每天都要十几小时的强体力劳作,我连来得又最早,体力透支太大,很多人都患了营养缺乏症。这当口,如同进入马拉松长跑的第一个极点,挺过去别无它路。
    学章回哈尔滨治腰伤去了。我和铁伟跟干打垒工地。尔城、双喜跟二排开挖地基。
    我虽到工程连已两年多,但与一排三排滚在一起打拼还是第一次。
    干打垒的建造方法真是简单有效,就地取材人人都能参与。两块近二十公分宽的厚模板竖立起来,当中离开一定距离就用一定长度的木方将模板限定间隔;再用茅草捻成的绳索,将两块模板绞合在一起,形成一条有一定宽度限定的(墙厚)模腔。我与铁伟很快做好了模板。一排长延平、还有大力、仲平、国庆马上把它摆放到位。围在模板两边的人就地取土(当地带碱性的黏土)铲入其中,二排长带领大家就站在模腔内,抡起自重很沉的木榔头,用力夯实,一边夯打一边不断地取土填入模腔内,“嘿呦。。。嘿呦。。。”号子声此起彼伏。一轮接着一轮,直至与模板上缘齐平,三排的姑娘们立即在夯实的土上撒上水并摆放一层茅草,我和铁伟再在上面摆上模板(与前一层如法炮制,但限定的宽度略减,对墙体做收分调整),打到第三层时可将第一层的模板拆掉,移到第三层用(有点象现在施工中常用的混凝土滑模浇注原理),周而复始。干打垒施工工作面可以很宽,可按一栋房子的平面布局同时展开,很适合搞人海战术。两个排的力量全部投入,眼看着墙体越垒越高。。。。。。我和铁伟要应对这么大的工作面,一开始真是应接不暇,随着墙体的不断垒高,取土困难了;站在越来越高的墙顶上抡锤夯土也越发困难,垒墙的进度逐渐缓慢了下来。我俩总算可从容应对了。。。。。。
    “道武,好久没听你唱歌了,来一首,活跃一下气氛。”李副连张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肚子咕咕直叫,哪唱得动啊”我苦笑着说到。(正是东北青黄不接的季节,越冬的存菜吃完了,春菜还没下来,天天是酱油豆下饭)“瞧你这点出息,五大三粗的,来一首《走上这高高的
兴安岭》。”看来是拗不过了。(说心里话,她喊我唱,打心眼里不愿意,当初工作组找我谈话时她也在场,还他妈的帮腔,为那事还在嫉恨她)

    我提了提神,清了清嗓子,站在已高高垒起的墙顶上高歌起来:“走上这呀。。。啊。。。啊。。。啊。。。啊哈嗬嘿。。。高高的兴安岭啊。。。啊。。。我了望南方啊。。。啊哈嗬嘿。。。山下是茫茫的草原啊,它是我亲爱的故乡。。。。。。”这首歌是内蒙古长调民歌,悠远而舒展,用得全是丹田气,饿着肚子一曲唱下来小腹都疼,我竭尽稳住气息,唱得很动情。大家都放下手中的活,静静地听着。
    一排中大多数在尖山时都是值勤战士,都去过大兴安岭伐木、烧石灰,还去过漠河修过战备公路,大兴安岭是他们的第二故乡,感同身受啊。
    三排大多数是花季的女孩,谁不憧憬着美好,她们如痴如醉地沉浸在歌曲的意境中。
    自从会战开始,天天累得跟什么似的,好长时间没唱歌了。就象少了半条命,如今一唱,半条命又找回来了,唱的越发投入。
    “唱得不错,还是一个男中音,你们是四十八团的吧?很活跃很浪漫嘛。”大概是个领导,路过这儿,听见歌声停了下来。“他就是老梁向我们说起的那个小汪,”听见一个跟在他身边的现役军人在说。“大家干得不错。”领导又说了一句。李连副急忙迎过去套热乎,跟着他们边说边渐渐走远了。
    “道武,真来劲,将来准能成歌唱家。”几个姑娘喊道。
    真是劣根性,怎么就这样不经夸。我从两米多高的墙顶上一纵而下,得意忘形了。
    萨尔图地区的建筑形制不同与嫩江地区,无论是砖房还是干打垒都是平顶或是拱顶。这应该是受地理条件所决定,雪大、风大,又是一马平川的荒原。房顶负荷大,不用瓦,而是水泥沙浆抹面。
    在垒好的墙体上架上拱顶铺上厚厚的茅草,抹上泥浆,铺上油毡再抹上一层水泥沙浆,防水性能极好。装上门窗,外墙再用泥浆抹平,刷上石灰水,一干雪白雪白的,很是漂亮。先人们在劳作时创造的方法沿用只今,实在令人叹服。
    一排排,一行行雪白的干打垒经我们的双手矗立在昔日的荒原上。邮局、商店都开张营业。还支起了好几个篮球场、排球场。露天会场也开辟建成,还搭了一个很大的舞台。虽然一切都因陋就简,但实实在在地让知青们感到了温暖,看到了希望。
    离开学校两年多了,现在又有了回到学校的感觉。。。。。。相信这是一所大熔炉大学校。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