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兵团纪事 作者:许彦杰  

2014-12-05 10:44:22|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兵团纪事
兵团纪事    作者:许彦杰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一、初到黑龙江 37年前,即1969年的9月14日,正 值十六岁的我和同学们,带着对外部世界 的好奇、对未来的憧憬与迷惘,在北京火 车站告别了亲人,乘火车一路向北,直奔 黑龙江,途经锦州、齐齐哈尔、讷河、老 莱,于9月16日到达了目的地--双山火车 站。 下火车换乘大卡车,一直向东开去 ,途经49团时,十几个正在盖房的知青向 我们挥手打招呼,我们也向他们招手致意。 中午,我们到达了48团团部,在团 部礼堂,我们听候分配连队,开始分农业 连队,后来是团部周围的直属连队,我和 另外3个同学分在了团部园林连(我当时 十分庆幸)。开完会,我们被车拉到团部 学校北面的路边,一个个子不高、梳着两 根短辨的齐齐哈尔女知青热情地前来迎接 我们,她是园林连的副连长,她的质朴和 热情,使我们感到了一种亲切和温暖,她 带我们来到宿舍(心里顿时凉了) 一间由学校教室临时改为的宿舍,两侧都 是木板搭成的上下两层的大通铺,总共有 二、三十人,有上海、北京、天津、齐齐 哈尔、双鸭山等地的知青,显得阴暗、拥 挤和肮脏。安顿好行李和住处,我们便出 去走一走,这里的天和地都显得很大,非 常开阔,正像毛主席所说:广阔天地。 二、盖房子 到连队的第二天,我们六个北京知 青被分配到基建排,工作是盖房子。我们 满怀好奇和兴奋的心情来到位于尖山西侧 山脚下的建筑工地,我们班的班长是齐齐 哈尔知青,个子比我们略高,有一张俊俏 的娃娃脸,人很热情,也很能干,说话办 事干脆麻利。他听说我们是从北京来的, 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对我们也很友好。 山脚下的建筑工地是一栋建了一半 的知青宿舍,墙体已有近2米。墙上有瓦 工师傅在砌砖,下面有小工在搬砖及活泥 。所谓搬砖,就是把砖递到正在砌墙的师 傅手里。墙砌高了,师傅够不着,就把砖 一块一块地由下向上扔,墙上有一个小工 把砖接到后再送到瓦工师傅手里。墙再往 上砌,砖扔不上去了,就把砖放在平板铁 锹上,用铁锹把砖头一块一块地向上甩, 只见砖头不翻个,稳稳地落在高墙上的小 工手里,简直就像杂技演员一样。我们看 的目瞪口呆,师傅让我们也试试,我们怀着兴奋的心情一块 一块地向上扔着,手磨破了就戴上手套, 手套破了就再换一双,尽管很辛苦,但我 们终于学会了。 和泥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被当地 人称为“四大累”之一。先把沙子筛好,再 按比例放入水泥,搅拌均匀后,把它们摆 成中间低,周围高的形状,中间倒入水, 再把周围的沙子逐渐往中间放,最后和成 泥浆。这种活因为始终得弯着腰干,所以 一会儿就腰酸背疼起来,等泥和好了,人 也累得差不多了。 墙体砌好了,就该在墙体上搭房架 子了,人要站在三米多高的墙体上走来走 去搬人字形的房架子,墙体有30厘米宽, 开始不敢在上面走,一站在上面就头发晕 、腿发抖,到后来不但可以扛着跳板(很 长的木板)在上面走,还可以在上面干活 、搭房架子,房架子很重,我有一次就因 为搬房架子用力过猛伤了腰,这也是生平 第一次腰损伤。 还有一件工作就是拉砖,拉砖经常 在夜间进行,是为了给白天的工作备料。 最初我们是在工地等着,拉砖车一到,我们立刻帮着卸砖,拉砖 车一走,我们就围成一圈,中间点上火, 休息一会儿。
    黑龙江的冬天是很冷的,尤 其是夜间,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和棉帽子 ,围着火堆,靠着砖墙休息,火堆的火很 旺,人一感觉暖和,困劲就上来了,有时 支持不住,就睡着了,直到班长把我们叫 醒,继续卸砖。拉砖车一夜要往返好几次 ,一直到天亮。后来我们就开始夜间跟车 拉砖,坐在大卡车的上面,由团部到双山 ,要走60多里路,当时的路是土路,坑坑 洼洼的,卡车在双山火车站装上砖后,我 们坐在砖上,卡车一路颠簸,身边飞舞着 呛人的砖灰,由双山返回团部,在工地卸 砖后,再去双山……,往返数次,最后一次 返回团部时,远远可以看到尖山的轮廓映 衬在东方泛起鱼肚白的地平线上。

三、五湖四海

    我们连队里的知青来自祖国的四面 八方,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双鸭山等城市,称得上是五湖四海。一到晚上,宿舍里就热闹开了:四 个上下铺坐满了人,东一群,西一伙,各 自说着上海、天津、东北等地的方言,他 们有的在喝酒,有的在玩牌,有的在聊天 ,也有的在睡觉。宿舍里人数最多的是上 海知青,他们热情、活泼,说着我们谁也 听不懂的上海话,但和我们说话时,却是 很好听的普通话。我记得他们经常是一个 人起头,大伙跟着唱歌,歌名好像是《我 们新疆好地方》。有个上海知青口琴吹的 非常好,在当时,口琴是我们唯一的乐器 。还有个上海人,是连里的大力士,在上 海练过健美,有一身令人羡慕的肌肉,木 工活也很好。

    当地有一个老职工,五、六十岁, 每天给我们宿舍烧炉子,据说他以前也是 北京人,后来在武汉铁路部门工作,57年 “反右”时,被错划为右派,发配到这里。 他为人热情,对我们知青很好,经常给我 们说一些笑话听,并且喜欢打猎,经常能 捕获到一些狍子和兔子之类的小动物。他 体格高大,背有些驼,却有一个意想不到 的外号:大美人,显得驴唇不对马嘴,听 到就想乐。

    连里有两个哈尔滨知青,是兄弟俩 ,做得一手好木匠活,他们做的扬琴,和 乐器店的没什么区别。弟弟每天晚上要敲 上一阵,悠扬的琴声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乐 趣,使艰苦的生活平添了几分浪漫气息。 哥哥喜欢看书,很有学问,也很有力气, 掰腕子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我受他们的 影响,也喜欢上了读书和弹扬琴,在加工 厂上夜班时,白天睡醒后就在宿舍里读书 、写作和弹扬琴,乐此不疲。

    我们这些知青从不熟悉到熟悉,从 熟悉到形成兄弟姐妹般的关系,是历史的 机缘使我们走到了一起。

四、北大荒的风景

    北大荒的风景很美。我们团处于黑龙江松嫩平原西北部 的嫩江地区,这里离我国的著名火山——五大连池火山不远,五大连池在我们团的 东南方向,坐汽车大约需要五、六个小时 。天气好的时候,隐约可以望见东南方向 的地平线上,呈现着几个扁平状的山峦, 那就是五大连池火山群,当时我们对它充 满了好奇和向往,但这却是可望而不可及 的一种奢望,直至几十年后的2005年夏天 ,我们重返48团时才有幸去了一趟五大连 池,目睹了它的真容和雄姿。

    我所在的团部附近有一座火山,名字叫尖山,它 有五、六十米高,大约是二十层左右的楼 房高度,它是一座死火山,在几百年前曾 经喷发过。它的南坡没有树,地势平缓, 夏天,无数美丽的黄花点缀着辽阔的绿草 地,令人心旷神怡;冬天,白雪覆盖了尖 山,南坡又成了天然的滑雪场,我们经常 在这里滑雪,体会着大自然带来的乐趣。 尖山的北坡在火山喷发中被削去了,从山 顶向下形成了很深的山谷,山谷里长满了 松树。北坡是团里的采石场,这里有很多 黑色的火山石,是当地盖房的主要材料。

    我们是1969年9月来到兵团的,正 值北大荒的秋季,到处是金黄色,天高云 淡,地势广阔,但这样的季节并不长,很 快就进入10月,大约中旬就将迎来入冬的 第一场雪,冬季来临了。

    这里10月中旬就开始下雪,直到第 二年5月积雪融化,冬季长达半年之久, 气温一般在零下15度至零下30度之间,天 气虽然很冷,但当地住户的家里却很暖和 ,这是因为窗户是双层的,外面用纸把窗 户缝糊住,墙是双层空心的,称为火墙, 烧火时火和烟经过火炕、火墙、烟囱排到 室外。吃饭时把小炕桌放到火炕上,一家 人盘腿位坐在小炕桌周围,吃着酸菜炒肉 ,喝着小酒,显得其乐融融,别有一番风 味。

    这里的积雪厚达20厘米左右,下雪 时很壮观,鹅毛大雪从天而降,到处是白 茫茫的,一旦起风,风卷着一团团的雪花 向前飘动,正像毛主席诗词所里形容的:“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当雪后放晴,阳光 照在皑皑的雪地上,白雪晶莹剔透,反射 着太阳的金黄色和天空的蔚蓝色,体现着 北国冬天特有的壮美。但在没有月光的晚 上却又是另一种感觉,记得有一天夜里, 天空飘着雪花,我一个人从尖山西侧的11 连宿舍出发,经过尖山去加工厂上夜班, 走到尖山南侧时,周围看不到一丝光亮, 听不见一点声音,在茫茫的夜色中只能看 到2米之内飞舞的雪花,我一瞬间竟迷失 了方向,辨不清东西南北,偶尔听见远处 传来几声狼叫,我壮着胆子试着向前走了 一段,终于隐约看到了远处加工厂的灯光 ,心头一喜,立即加快脚步向加工厂走去 。

    春天在这里很短,几乎感觉不到。 5月份积雪开始融化,大地变得一片泥泞 。公路是土路,卡车从这里一过,路面上 立即形成几道深深的泥沟。夏天下雨后, 也会出现这样的景象。这种时候出门,需 要穿上雨鞋,不仅如此,走一遭回来,裤 子上便会粘满了大大小小的泥点。

    七、八月份进入夏天,八月中旬最 热的几天,有30度左右,比北京要凉快多 了。这里有一种昆虫叫“小咬”,一团一团地飞来飞去围 着你咬,很烦人。夏天的风景很独特,也 很迷人,这里有开阔的绿地蓝天,一眼望 不到边,一个下坡就是几十里,一个上坡 又是几十里,有一种“极目楚天舒”的感觉。

    有一次去地里干活,天气非常晴朗,快到中午的时候,发现天边有一片乌云缓缓 地向我们这里移动,乌云的下面是白茫茫 的一片,老职工告诉我们,那白茫茫的一 片就是正在下着的雨,这雨很大,让我们 赶紧往回走,我们拼命往回跑,乌云也越 来越近,我们刚跑进宿舍,乌云也到了, 一场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我们都暗自庆幸 自己跑得快。还有一次,也是在地里干活 ,在蔚蓝色的天空笼罩下,我们远远看见 西边天上有一个小白点,小白点越来越大 ,原来是一团翻卷滚动的云,就像一条白 色的巨龙,翻滚着向我们飞来,不一会就 飞过我们的头顶,飞向东边的天际,而它 的尾巴却还在西边的尽头,我们都惊讶地 欢呼起来,这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啊!

    北大荒的风景很美,这是一种辽阔 的,大气的美。

五、面粉加工厂

    1969年年底,我被调到连队加工排 的面粉加工厂,这一干就是好几年。刚到时很高兴,因为以前从来不知 道面粉是怎样生产出来的,现在可以亲眼 目睹,并且又可以学到技术,所以感到很 庆幸。
    当时的面粉加工厂,技术和设备都 很落后,甚至很原始,工人的劳动强度很 大。厂房的墙体用砖和尖山采来的石头砌 成,有5、6米高,房顶是尖的,上面铺着 瓦,屋内没有顶棚,可以直接看到三角形 的房架子,厂房内到处落满了白色的粉尘 ,仿佛进入了白色王国,厂房的东墙北侧 有一个一人多高的门洞,门洞外是一个用 木板搭成的大粮仓,粮仓的地面为了防潮 ,也是用木板搭成的。厂房内用木板分成 上下两层,上层有3、4台面粉机把小麦加 工成面粉,每台机器下面有一个通道,面 粉经通道进入下层的水桶里,下层有5、6个人用空桶把装满面粉的水桶换走,再把 面粉倒在一个大簸箕里,有两个工人专门 负责把簸箕里的面粉装进面袋,再经过门 洞把面袋扛到外面的仓库里。机器的轰鸣 声使你感觉身边仿佛正在跑着火车,和对 面的人说话即使大声也听不清楚,只有来 到屋外才感觉安静一些。厂房的照明是数 盏不知多少瓦的灯泡,上层较亮,下面稍 暗,仓库里就更暗一些。这里还经常停电 ,有时一停就是好几天。

    第一次上班是夜班,时间是晚上8 点到第二天凌晨4点。我和其他人一起在 下面换面粉桶,起初觉得挺好玩,时间一 长就感觉乏味了,换面粉桶要弯着腰,因 为上下层之间的木地板太低,一直腰就会 撞上头,我们在下面拎着面桶跑来跑去, 紧张地忙碌着,终于到了夜里12点,可以 休息一下,去吃夜班饭了。等吃晚饭,困 劲儿又上来了,我们强打精神继续换面桶 ,迷迷糊糊地经常把头撞在木地板或墙上 。有时机器坏了,趁老师傅修机器的时候 ,我们倒在面袋上就睡,机器修好后老师 傅把我们喊醒,我们又开始跌跌撞撞地继 续工作。当时的劳动保护只有一个口罩, 一天的工作下来,使口罩上的面粉和嘴里 的哈气混在一起,变得粘乎乎的。感觉就是:又脏,又累,又困、又冷!到宿舍,经常是没有水洗脸(屋里没有水 缸,用水需要临时去外面挑水),我们也 顾不了那么多,倒头便睡。

    面粉加工厂是三班倒,每星期换一 次,早班是早晨4点到中午12点,中班是 中午12点到晚上8点,晚班是晚上8点到第 二天早上4点。此后我们便开始了周而复 始工作。这3个班中,我们最喜欢中班, 不喜欢夜班和早班:夜班太困,熬人;早 班起不来,烦人。

    我开始是换面桶,后来是装面袋、 扛面袋。因为工人的劳动强度大,工作方 法原始落后,效率不高,后来工厂进行了 技术改造,取消了换面桶,下面只用2个 工人装面袋和扛面袋就行了。我们那时的 定额是每班大袋(每袋100斤)60袋,小 袋(每袋50斤)120袋。

    厂房内机器轰鸣,灯光耀眼;厂房 外是漆黑一片的深夜。我当时正热衷于练 习写作,因此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写了 一首小诗:

    漆黑的夜空,

    闪烁的星,

    静悄悄的大地,

    平静的夜。

    然而,这却是不平静之夜---难忘的夜。

    你可曾听到?

    加工厂机器的轰鸣,

    可曾看见?

    加工厂灯下忙碌的身影 … …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