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五 作者:老酷  

2014-10-18 09:13:29|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五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老酷画作:《千叶万叶更知秋》
       北大荒冬天的天气像小孩的脸那样多变。天晴时白雪映蓝天,让人赏心悦目。当你正仰面朝天躺在洁白松软的雪地上,享受着阳光给予的恩惠,并为她的淳朴迷人而动情时,忽然间会风雪大作。大风卷着鹅毛般的大雪,任意蹂躏着山林,房屋和旷野。我们的帐篷在风雪中左右摇晃,纤绳在剧烈地抖动,蓬布啪啪作响,风雪无孔不入的钻进帐篷任意肆虐。顿时间遮天蔽日,气温骤降。遇到这种天气夜间温度要降到零下三十几度。冻土层要近一米厚。
    历来,冬天室外不能搞基本建设。原来的农场工人,一到冬天几乎也进入“冬眠”,俗称猫冬。

    一九六八年北大荒的冬天,一切都被改变。
    团部决定,工程连开春前要做好一切营房建设的准备工作,抢在明年开春前挖好地基,备好石料,一解冻就马上动工建设,在明年国庆节前完成团部的大部分基本建设。完不成,明年只能再住帐篷。
    工程连临危授命。木工班又是首当其冲。要立即实地绘制地基方框图。可经纬仪、水平仪都没有。团部平面布局图也没有,就连最基本的坐标基准都没有。连长要我赶紧去找老鲁头。其实老鲁头已经得知,正在找资料呢。我一去,他就对我说:“现在雪很厚,你喊上几个人跟我去找坐标点,上半年定好了十几个,大概方位我知道。你们可是要吃大苦了。”
    整整找了一天。把埋在坐标点上面的积雪扒开,码上砖保护好,留着明天丈量时用。我们十几个人浑身上下都已被汗水、融雪湿透,风一吹,瑟瑟作抖。老鲁头爱怜的看着我们十几个知青,动情的说:“如果让你们父母看见可要心疼了,快回宿舍换衣服。”此时,连长“包干”也在现场,朝老鲁头看了一眼。其实我们极易满足。老鲁头的一番话,就是再苦我们也认了。可“包干”仍是紧锁眉头,一言未发。
    老孔头又给我们烧好水了。一进帐篷热气便迎面扑来。我们几个再三向他道谢。他只说了一句话:“快洗洗吧”说完,又帮我们打饭去了。
    。。。。。。
    这一夜我和学章、尔城几乎彻夜未眠。
    学章帮我把图纸对号入座,并把基础图归类,尔城把每栋营房平面图的轴线间距离汇集起来,我把今天搜集到的十几个坐标点的坐标值标在一张图纸的背面(没有类似的纸),想画一张团部营房布局图。学章有些怀疑,“行吗?”我说:“应该行,根据知道的十几个坐标点可画出团部的几根相互交叉的轴线来,再根据每栋营房的长宽尺寸和朝向,就应该能画得出。”学章听得很入神。。。。。。我一面计算一面跟他讲解坐标平移及坐标旋转的原理。。。。。。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学章很是不解,对我说:“哈师大附中出来的学生就是能耐,建筑你也没学过怎么会算这个?
”我不假思索地说:“只要学过几何、三角、解析,都应该会算。”他还是不解。尔城笑着说,这家伙数理化好得很,考试历来高分,还总是第一个交卷。这时学章压低声说:“如果没有文革你早就读大学去了。想学什么专业?”“什么苦学什么。”我不加思索地回答。“为什么?”“有海外关系,有可能涉及到军事机密的专业都不能学。就是学成也不会用你。我哥哥就是清华金属物理专业首届研究生毕业,实际上就是学核物理的,只有两个人,结果还是不能用他。”“那你学啥?”“地球物理、石油勘探,国家急需的专业。”“这么好的成绩,怎么这样不公平?”“其实想不通也得想通,可能是国家利益吧。”“还是想不通”学章又嘟囔了一句。“不说这些。哎,你看过(青年一代)吗?”我问他。“看过。”“我就喜欢那样的生活,背着行囊探矿、找油脉多好。一天到晚在城里呆着多没意思。”“你好浪漫啊,到时苦死你,大傻瓜。”学章用讽刺的口吻对我说。说心里话,看似理想主义,其实背后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木纳了好一阵子。不知怎么?这一阵子老发呆。
    大概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三点多了,总算弄完了,三人长舒了一口气。此时,老孔头走进来。“快睡吧,天一亮包干又要来喊了。”我合衣躺在了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见我找到了一个大油田,比大庆还要大。我笑醒了。醒来已是早晨六点了。离出操还有半小时。
    “嘿,这么开心,睡觉都会笑?”老孔头笑着说。我坐起来。帐篷里很暖和,我望着他,心生感激。老孔头守着炉子一夜没睡。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林中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心灵,。。。。。。”,我一边哼着《地质队员之歌》,一边喊醒大家。“这才睡几个小时?你在梦游呀?”学章不乐意了。其实他一直没睡着。我和老孔头的对话他都听见了。他在想什么?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