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六 作者:老酷  

2014-10-19 07:57:24|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六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一大早我和学章、尔城带着昨晚画好的图纸去找老鲁头。
    跟我们一样的帐篷,只是短了一些。空空的,很冷。炉子已经快灭了。我赶紧往炉子里添了一点干柴,不多会儿火旺了,再在上面压了些小煤块。帐篷里渐渐有了热气。一张大板铺,垫得很厚,有干草、棉褥子,还有狗皮,足有二十多公分厚。被子也很厚,有十来斤重,上面还压着羊皮袄。我们进去时他还没起来,人蜷缩在被子里,头上还戴着那顶猞猁皮帽子,只露着一小部分脸。看来很难受。我们着急地问;“哪不舒服?”他回答说:“可能昨天冻着了,不要紧,老胃病大概又犯了。吃点药就好。”学章赶紧想倒点水给他吃药,热水瓶都是空的,只得到其他帐篷去要。老鲁头艰难地起身穿衣下床。
    学章赶回来。马上喂他吃了药,呆了一会儿,好象缓解了许多。仔细地看了我画的图,一再点头,高兴地说。“很好,这下我可有帮手了。”说着就要和我们一起去现场。

    尔城比我心细,先一步去给他打饭去了。我们再三劝阻,老鲁头坐了下来。希望、信赖、无言的叮嘱,从他默默注视着我们的眼睛里表达出来。
    尔城很快就回来了,我们急忙去了现场。
    满师傅、锡愚师傅、万荣师傅,还有班里几个都来了。。。。。。雪很厚,没办法画线。只能找替代的办法。大家找来了很多草绳,木桩也打不下去,只能用块石来代替。又是整整一天,样总算放好了。如释重负。
从那天起,营房工地上红旗招展,严寒的冬天似乎因为知青们忘我的热情温和了许多,没了往日的冷峻,变得风和日丽起来。
    一排、二排接受了开挖地基的任务。
    是什么力量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人已脱胎换骨?释放出来的能量让人瞠目结舌。来了才一个多月,男女知青个个生龙活虎,就连那些柔弱的上海小姑娘竟也能抡起铁镐与硬得像铁的北大荒冬天的冻土抗衡。全力刨下去只听见咣铛一声,就是虎口震裂,往往也只有一条白痕。看到他们也是我自己的行为,无数次问自己,是文革中英雄主义的膨胀还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或是根本还没来得及思考,而仅仅是受环境的驱使?但现实却是殊途同归,正在以同一种方式表达或释放出来。
    一开始就靠生啃,一天只能开挖十几个立方。体力消耗大,受伤得也很多,几乎个个鲜血浸透了手套,包扎时,手套摘都摘不下来。一些年纪小的姑娘实在熬不住,泪流满面,不停地呻吟。卫生员急得直哭。包扎好了又继续苦干,谁也不肯“下火线”。这种场面实在叫人揪心。
    是老农工想的办法,在要开挖的地方铺上干柴,点火烧后再挖,大大提高了功效。土方进度表上的记录不断被刷新。
    由于施工状态十分复杂,我们几个木工只得天天跟班修整放样。
老天太不厚道,可能料我们挺不了几天,又发起威来。

    寒流来袭。
    风不大时,雪下得像从天上垂下来的雪帘,密密匝匝,只几米远便难分究竟。风大时,风助雪威,打在脸上如同无数根钢针在刺痛。
    雪飘打在帽子和脸上、打在已浸透汗水的棉衣上,与汗水交融在一起,结成了冰珠、冰壳,披挂全身。他们全然不顾。几十个身影在风雪中依然虎啸风生。彰显出的除了强悍还是强悍,人性柔弱的一面消失得无影无踪。
    山西面有一个菪口,可能是早时废弃的采石场。现在,天天人声鼎沸,几十面彩旗在风中腊腊作响。只见几十根绳索从山顶上悬挂下来,三排的战友把它绑在腰上,两人一组两人一组地将自己悬挂在山腰间,一人抡锤一人掌钎,每轮都要打二十个炮眼。塞满药,插入雷管,定时点火爆破。随着二十声巨响,大地撼动、山石飞滚,颇为壮观。随即,从掩体里跑出来的人将石块肩挑背抗地集中到一起,运往营房工地。
    风雪再大,每天仍然听得见“放炮了。。。。。。放炮了。。。。。。”随后是二十声巨响。
    在其他地方都是壮劳力才干得动的力气活。如今在兵团,却是一群刚从校园里出来,年纪最小才十五六岁,响应召唤离开至亲骨肉,离开熙来攘往的城市,投身边疆的学生娃。与天地苦斗。
    进度出人意料的快。六栋营房的地基已开挖结束,有团部办公楼、卫生所、大礼堂、机修连机修间、家属宿舍,还有工程连食堂。采石场运到营房工地的石料已堆在待建营房的四周,井然有序。。。。。。
    我们曾有过信念,天降大任与我们。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