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十 作者:老酷  

2014-10-21 15:02:19|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十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老酷画作:南瓜交响

  

一九六九年二月十六日,农历除夕。有一群刚离开城市的上海、北京、哈尔滨、齐齐哈尔知识青年不能回去与家人团聚,而聚集在黑龙江——嫩江双山——尖山——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第四十八团工程连的帐篷里,准备会餐到兵团以来的第一顿年夜饭。

因为人多,没有这么大的帐篷。年夜饭以排为单位组织就餐,四个平时作宿舍的大帐篷在走道上铺上了一条通长的案桌。大家兴致很高,张灯结彩,用彩色皱纹纸做了很多的流苏、彩带、彩球、红灯笼,蜡烛没敢点,因为屋外正下着大雪,风也在呼呼作响。火烛小心为妙。几个200支光的大灯泡把蓬照得通明。还真有些过节的气氛。

炊事班在我们排,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多了几个精致的炒菜,(后来才知道其他排还真提意见,说我们排多吃多占,结果连长调查下来,是几个炊事班的上海姑娘,下兵团时自己带来的一直舍不得吃,年夜饭时奉献给大家。)

炊事班还在忙,用脸盆打菜,各种菜加起来每个排要二十多盆,应该说为了烧这顿年夜饭他们已经忙了三四天了,真的无法想象,一群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小姐们,居然下得了厨,还烧给别人吃,自己专门吃剩菜剩饭。我们班和运输勤杂班都决定,一定要等他(她)们忙完了回来一起吃。大家忙着去帮忙,把分好的菜送到各排,总算忙完了。大家围坐在条案边,喊着叫着,“吃年夜饭了”。此时的我们只有一个念头,先吃好吃的,下手晚了就什么也没了。排长不和事宜的提议:“为屯垦戍边而干杯。”“为明天大家又大了一岁而干杯”,挺庄重。桌上的二十几盆菜如风卷残云。不多会,已是杯盘狼藉。

炊事班长(上海姑娘)发话了:“道武,听说你也是上海人,来,唱一个,我想听上海老乡唱歌。”我一听,不对,这是要哭啊。我赶紧答应。“我唱一首为毛主席诗词谱曲的歌曲《长征》”“好”“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铿锵有力,震耳欲聋,绝对的本色男中音。“想不到真有两下子”排长说。“小学时,在合唱队里学过一点。”“是华东师大附小吧?”“哎,你怎么会知道?”“那你就别问了”,“再来一个抒情一些的”她接着又说。“不敢,自讨苦吃”。“那就再唱一个《克拉玛依之歌》吧”。“。。。。。。今年我赶着马群经过这里,到处是油井高楼红旗。。。。。。啊。。。。。。啊。。。。。。”。(其实,这个时候唱“草原之夜——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是没有邮递员来传情。。。。。。”更富诗情画意,但不能唱)大家听得很入神,其他几个排的也挤进了帐篷,成了联欢会。。。。。。上海姑娘小凤为大家唱了一首电影《上甘岭》插曲《歌唱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当唱到“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大家和声齐唱起来。这种场景至今难忘。这一夜,大家很尽兴。

小凤的喉咙真好,清澈而婉转,有机会和她唱二重唱。

很晚了,大家仍然毫无睡意。

突然间,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从外面传来,不多时又多了许多,让人听了毛孔悚然。此声此景就像瘟疫一样,马上蔓延开来,从一开始的抽泣直到压倒一切的号啕大哭。

帐篷外一片漆黑,风雪交加,呼呼的风声中交杂着释放内心情感的哭声,有那种哀鸿遍野的感觉,我们陷入恐惧和悲哀中。

连长,还有团部的人员很快赶到我们连队,他们也惊慌也恐惧,如果事态得不到控制,后果不堪设想,一遍又一遍的劝导、安抚甚至许诺,总算平息了。

连长在这件事上受到严厉的批评和教训。这是一批城市学生娃,不是部队里的战士。

从那以后,连长好象变了,变的有些事可以商量了。看来他也惊得不轻。

事后听说是一个大个子北京男知青,酒喝得挺多。想起了瘫痪在床的母亲,过年都不能回去看看,心里难受。在酒精的蛊惑下,无法自控,哭得捶胸顿足,伤心极了。结果,变成了全连集体性的渲泄。

其实我一直在想,我们的内心怎么这样脆弱,脆弱到了简直不堪一击,看来貌似强硬的躯壳里也都有柔弱的一面,不历经磨难不是件好事,

准备接受磨难,但心里老惦记着,最好能快一些。文革已两年,明天就要二十二岁了。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去读书啊。。。。。。还没死心。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