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十一 作者:老酷  

2014-10-21 15:27:57|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十一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北大荒冬日晴天的夜晚,月白清风。一轮明月像一块偌大的银盘高挂在天穹。照亮山林照亮雪原,将他们都染成了微兰色的银白。清丽而悠远。

    元宵节一过,团部机关人员全换成了沈阳军区调来的现役军人。每个连还派来了工作组。

连里的人员按所谓的政治面貌重新整编。我和一些为数不多的人被划归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行列。从此,一块无形的大石头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砰。砰。几声急促的响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只见几道玫瑰色的光亮向空中射去。“信号弹,信号弹。”一位执勤知青大声喊起来。“紧急集合”“嘟。嘟。”不多时,连部操场上聚满了重新整编的一二三执勤排,“报数,一。二。三。四。。。。。。”看来,我们是没有资格去的。我又钻进被窝里,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想想这几天连长包干对我的生硬和刻薄。很多人对我也都惊诧莫名。妈的,都成了另类了,读书还有什么指望。这个窝火,寻死的心都有。

    往日很团结的木工班,现在是怎么了,也分成了两拨。满师傅也不再当班长,我这个副班长虽没被撤但也没了威信,谁还听你这个连自身都不保的另类呢。我只管完成自己的定额。学章也是执勤战士,但他仍然完成自己的定额,还是一如既往的伴我身边。他知道我在想什么,还时不时劝我要想开些,坚强些。真是仁义的好兄弟。

还真有小人,好朋友如今成了陌路人。两年的文革,我已适应了遭人冷落的处境,再说了,这种年代谁不自保啊。

    其实人的一生中又有谁会没做过违心的事?

文革开始的那年。十月,学校组织高三同学去牡丹江海林支援秋收,也是要把革命的火种带到农村。一到那儿,生产队长把同学们分到各农民家住下。房东是一个壮小伙。虽有一个眼睛不大好,但干起农活仍是把好手,当地的农民都佩服。第二天我们下田收割,他悉心地教我们,交谈中羡慕我们读书、有文化,蛮谈得来。

    但就是当晚,生产队和学校联合召开批斗会,地主、富农和他们的家属,足有几十人,低着头,有的还挂着牌子,站在场院上,下面是一群激昂的学生,当地的农民很惊谔。(还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这时,一个人箭步上去,扬起皮带劈头盖脸地向两个还没低头的人抽去,“地主富农不低头,坚决把他们打翻在地。”口号声震耳欲聋。痛打“落水狗”的革命者越来越多。。。。。。不知怎么,居然我也加入了这个行列,皮带就打在我们房东的身上。“道武,好样的”不知谁喊了一声。这一喊,我却突然停了下来。为什么要抽他?就因为他是富农的儿子吗?我在不停地问自己。那天晚上我彻夜未眠,房东悚惧的神情不时的在眼前浮动。强权之下我卑躬屈节以求得安生立命。真是无地自容,我他妈的是个什么东西?真该抽自己的嘴巴。第二天,我几次想找机会接近他,他都十分知趣的回避,连一点点表示自责的机会都不给我。我又在想,他是不是也知道我,原谅我的不得已而为之。还在为自己开脱。简直就是个混蛋。这件事就像在心中压了块铁,永远挥之不去。

现在应该是无情的报应。

    第二天得知,晚上的玫瑰色光亮是埋在积雪底下的定时信号弹,四十八团离边境近,可能是苏修特务干的。当时中苏关系十分紧张,一师虎林珍宝岛已摩擦不断。一时间,定时信号弹事件屡见不鲜。但始终未抓到放置者。成了不解之谜。

    班长换成了锡愚师傅,听说满师傅与连长不对付,不干了。什么原因谁也不知。

我还是只顾自己完成定额。每天八扇窗扇。到也相安无事。

    一天,工作组的队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小汪,听说有人对你不错。你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人家是革命干部的后代,你的身份你应该知道。与其没有结果还不如现在打住。”“没有这种事也不会有这种事。这只是你们地猜测。”我很强硬,说真的,心像被刀剜了一样得痛。居然组织上出面干预,况且还没那事。两手攥得咯咯做响,毫不客气的走出办公室。一溜小跑站在白桦树下,对着心目中的圣洁之女大声吼到,“对不起,我无法抗衡。”“自尊,你到哪去了?”林间的风声淹没了我的吼声。太累了,我仰天躺在雪地上,看着摇曳的树梢,看着铅灰色的天空,泪如雨下。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