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十九 作者:老酷  

2014-10-26 21:07:55|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十九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已经是正月十六了,回去探亲的人大部份还没回来。连队里冷冷清清。
    一大早指导员突然找我,通知上午装车,下午卡车先走,另一辆卡车送我们七人去双山火车站,乘晚间的火车,在萨尔图站下车,与提前到达的运物资卡车会合。说黑龙江建设兵团炼油厂筹建处的梁处长会来接我们,并会与我们一起寻找建厂厂址。还交代了不少的事情及一切由我负责一类的话。
    我急着去找三位师傅辞行,锡愚和万荣两位师傅都在,惟独找不到满师傅。他不知道我们今天就走,到嫩江去了。看来是要错过了。正不快活呢,学章赶回来了。正好,我把要去的六个人喊来开了一个会,宣布了注意事项和纪律。
    物质装了满满两车,盖好油布并扎紧,已是十一点多了。
    下午要求大家都睡一觉。
     。。。。。。
    南去的列车开动了,站台上昏暗的灯光渐渐远去。窗外又飘起了雪,是乎在提醒我,两年前来到北大荒时,她也是用飘雪的方式欢迎过我,今天她仍用这个方式欢送我。虽然还不知道要不要再回来,但第六感觉告诉我,再回来的几率是极小的,心里不免有些惆怅。到底也两年多了,两年中发生的事。。。。。。“道武,想什么你,别想了,走了干净。”学章好象看出了我的心事。“可能还要回来的”我违心的说。“别逗了,这一走肯定不回来了,那是兵团炼油厂,多少人削尖脑袋都去不了,我是绝对不回来的。当工人总比当农民好吧。”他说完,狡黠地一笑,看得出很得意。“炼油厂、大庆,确实挺好。不是想学石油勘探吗?”心里也自言自语起来。
七个人,有学章、双喜、尔城,还有瓦工大力、国庆、仲平和我。为什么喊我当领队,真有些搞不懂。大家有说有笑,有被解脱的感觉。
    时间过得真快,没觉得列车已经过了齐齐哈尔,再过两小时就到萨尔图(大庆)了。
    天还没有完全亮。火车缓缓驶入。
    来接我们的是汽车连的两位司机(一位姓张、另一位年纪大的姓刘),他们比我们早到两个小时。
    车站不大,一切都很简陋。大家扛着必备的一些行李和用品跟着两位司机出了剪票口,根本就没有验票。“妈的,早知道不买票了”我嘟囔着。学章说:“瞧你这点出息,这是公出,当是回家呀,都要当工人了,一点觉悟都没有。”说完大笑起来。我狠狠的打了他一拳。
    接我们的是一辆解放牌大卡车,空的。我们跳了上去。我朝着驾驶室的后玻璃窗大声喊:“张师傅,我们这是到哪?” “去炼厂筹建处,先吃点东西。梁处会亲自带我们去采点。”
    大概走了近半个小时,在一个土坯房子前停了下来。这也算是筹建处?我已预感到这次任务肯定十分艰苦。
大家一通恶吃,总算吃饱喝足,就等出发了。
    大概七点多钟,梁处长来了。“哪位是小汪?”声音好响啊,一位彪捍的现役军人。我马上回应。“把屋子里所有吃的喝的统统装上车,这次的任务十分艰巨,到了地方,周围方圆几十里荒芜人烟,给养也不会及时补充,到那你们得全力以赴,先搭起一顶帐篷,晚上好过夜。那是荒原,有狼,晚上必须点火。你们团来了两辆车,这里再派一辆,装一些原油块和烧油块的炉子到那好取暖。。。。。。”说了好一阵。说心里话,我们有些惊呆了。“来都来了,死挺也得挺过去,绝对不做孬种。”心里正琢磨着呢。“小汪,上我的车,我们走在前面。”梁处喊到。
    出发了,三辆车,浩浩荡荡向荒芜人烟的大草甸驶去。
    又一次有走向天边的感觉。
    一开始还能见到高耸入云的油井,石油钻井队的活动房、在往纵深走有时还能见到老乡的牛羊,土坯房(后来才知道那叫干打垒),渐渐越走越荒。我心里只打怵。这是要往哪开啊?已经根本就没有路了,三辆卡车就象浪中的舢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摇摆地向前行进。途中,梁处跟我聊了很多。
    “小汪,你们团的张主任跟我说,你挺能干的。他把你调过来还很不舍得呢,告诉我可赚了个大便宜,说到时候就知道了。我看你也不赖,又高又壮还蛮机灵。好好干,不要让领导失望。”“恩”我答应到。一路上还交代了很多必须注意的事情,并说他不能和我们一起过夜,他得马上返回,过几天还有其他团调来的工程连,他必须去接。会战部队到齐要近一万人。我们是第一批的先头部队。他喜欢用部队二字来表达,大概是太理所当然了。他还说,整个筹建处算他只有三个人。。。。。。“梁处,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完成任务并保护好自己。”我向他保证。他爽朗地笑了。拍了拍我的头,表示完全放心。并说:“张主任看中的肯定不会错。”
    “再往右偏一些”他让驾驶员调整方向。大概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总算到了”梁处十分兴奋地说。我一看,周围什么参照物也没有,他是以什么为依据的呢?实在不解。
    今天到是风和日丽,简直一丝风都没有。老天没给我们这群不速之客一顿杀威棒。
    三辆车都必须在天黑前赶回萨尔图(当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草甸子上无法开夜车。大家卯足劲,仅用了四十分钟就全部卸完。三辆车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返回。梁处将头伸出车窗,一再叮嘱。他是不放心啊。
    三辆车走了,七个人面面相觑。好象都没了魂一样的。是啊,我们哪见过这种阵势。周围的茅草都要近一人高,静得连心跳的声音都听的见。这种恐怖的感觉从未经历过。也可能是梁处一路的提醒起了作用,我定了定神,吼了一声(其实也是壮胆):“大家振作起来,马上搭帐篷,割茅草。”学章说:“搭哪呢?”看见前方有一个小山包,想起晚上可能有狼,搭在高处便于防范。我的提议马上得到拥护,六个人全力搭帐篷,一个人割茅草。刚搭好,天已经黑了下来。大家又将茅草拖进帐篷,晚上也只能睡在茅草上。摸着黑把行李打开铺好,总算安顿下来了。
    帐篷里挂起了两个马灯。七个人依偎在一起,好一阵子大家一点声音都没有,是累了?是一切来得太突然?。。。。。。我打破沉闷喊了一声:“我们又有新家了,起来,晚上吃什么呢?”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