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二十 作者:老酷  

2014-10-27 14:31:50|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二十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自早晨吃了一饱以后到现在,可是滴水未进,别说吃饭了。一歇下来,顿感饥肠辘辘,整个人都要瘫下来了。可怎么吃啊,带来的干粮冻得象铁一样。我突然神经地跳起来跟大家说:“还不能歇,得把炉子架起来。”人多干活也快,不多时炉子架好了。这时才体现出配备瓦工的好处。虽不是用砖砌,但炉子的基本结构都相仿,在他们手上那就是小菜一碟。大力又切了几块原油块,仲平把炉子点好,帐篷里立马暖意融融。
    双喜和国庆把带来的馒头摆在炉子上烤,我和学章走出帐篷。天很黑,起风了,还飘起了雪花。远处传来了嗷嗷的叫声,“是狼叫吗?”他问我。“可能是,”他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我马上把帐篷里的人都喊了出来。跟大家说:“还不能歇下来,留一人烤馒头,其他人马上把帐篷周围的茅草割掉,万一狼来了,看都看不见。”都怕死。不多时把周边六七米内的茅草割得一干二净。
    一看表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总算能坐下来啃烤的黑糊糊的馒头了。饿了吃什么都香,干了就喝口水。是双喜说了声:“这时候有只兔子烤烤就好了。”这句话提醒了大家。“对,哪天早晨有积雪,一起来马上下个套,保准能套住。那可就改善生活了呀。”是大力在说。我又说了一句。:“今晚要轮流值班,千万不能断人”
说不准晚上会发生什么,不值班的都只能合衣睡下了。
    我和学章值第一班,把火烧得旺旺的。外面总有声响,只得经常到外面查看。天越来越冷了,穿着大衣、大头鞋都没用。从头到脚都冻个透心凉,不停地跺脚是乎能好些。
    帐篷周围总是有绿色的亮点在闪动。又冷又害怕,睡意全无。
    换岗了,大力和尔城接替我们。
    往炉子里又加了两块油块,躺下睡了。不一会睡着了,估计把我抬走扔到外面都不会醒。太累了。
    一阵喧闹还是把我惊醒。“道武,快起来,外面刮大烟炮了(草原上的一种飓风),帐篷要吹走了,这是大力的嘶喊声。”我跳了起来。这时大家都起来了。“快把炉子灭了,马灯灭了,一走火我们就全完了。”我也喊到。双喜动作很快,把炉子和马灯都灭了。帐篷里一片漆黑,这种黑暗太恐怖。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全然没了当时的感觉,太过文人气,。大家又拼着命地加固帐篷,用麻绳把帐篷五花大绑起来,并增加了很多根牵绳。算是保住了,大家松了口气。
    真是妖风,吹得原来挺立的茅草几乎横了过来,人必须前倾着身体顶着风才能站住。看来土地爷不欢迎我们,喊来了风婆婆来煞我们的锐气。
    大家进了帐篷。紧紧地围在一起,惟恐会丢掉一样。国庆大概胆子最小,“急着问,会不会有狼进来。”我忙说:“不会的,狼跟人一样也避风去了。”说的大家都笑了。
    离天亮没有多少时间了,也没了睡意。大家你一句他一句的闲聊起来。“你是老大,先说”学章提议。“说什么?”“说学校,说将来想干什么?”定了定神,我说到:“有一个问题总也弄不明白,老有人说我是少爷,工作组那家伙不止一次的说。我就是想不明白,什么苦活累活不抢着干?你们见过这么吃苦玩命干活的少爷吗?就连在学校里,那个混蛋政治老师也那么说,总说我只专不红,一心想成名成家,每次政治考试不管你答的如何,总给我刚及格,就是一个偏执狂。实在是想不通。”“道武啊。”尔城说。“你就是表面上太强势,性格也太直又大大咧咧,得罪人都不知道。在学校,你交往的圈子也很小,一般同学你是不搭理的。就连对老师你也那样。你认为只要成绩好就行了,政治老师就看不惯你轻蔑的样子,不整你整谁?”“总不见得我明明答对的反而说错吧。”“你啊,真是个书呆子。”我真的是纳闷了。“不扯那些不开心的”大力插了一句。“我就想当一名产业工人,不高兴读书了。”他又说。这时学章插了一句:“我就想读书,喜欢数学,最好就读数学系,毕业了当老师。”。。。。。。大家憧憬着未来。。。。。。
    天蒙蒙亮了,风也小多了。天边出现了鱼肚白,大地还是暗黑。天边逐渐由淡黄色慢慢变为橙色。。。。。。一时间霞光万道。。。。。。突然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将大地也染成了金色。这是我们一行七人来到荒原的第一个早晨。我们迎着朝阳大声的喊叫起来。“接纳我们吧”。“道武来一首”六个兄弟齐声大喊。我即兴唱起了《北京颂歌》,“灿烂的朝霞,升起在金色的北京,庄严的乐曲,报导着祖国的黎明。。。。。。”,歌声乘着理想的翅膀,在长风白云里翱翔。
    新的一天开始了,也是人生中新的一页即将翻开。
    昨天一下车就忙着卸车,搭帐篷,周围的情况没有仔细观察。我跑到坡地上,展现在眼前的是茫茫的草原,博大粗犷没有边际。茅草在晨风的吹拂下,象大海的浪,发出哗哗的响声。想到昨晚的惊魂一幕,心里全然没了“风吹草低见牛羊”诗一般的意境;有的只是,我们七个人的帐篷就象这草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和被吞噬的感觉。但迎着眼前灿烂的朝阳,想到炼油厂将在这里拔地而起,而我们又是建厂的第一人。心蓦然飞起来了,似在蓝天草甸间飞升,感到无比的自豪。
    “大力,清点一下带来的食品,看够吃几天?”“仲平,准备早饭吧。”我发号司令道。“我和学章去看看地形,确定搭帐篷的位置。”
    两人走了一大圈,很快确定了连队帐篷群的布局。面朝南三横三竖,沿坡地的阳坡向上搭建;第一排的中间位置空缺,留做操场;西北角一顶帐篷做临时食堂。
   “吃早饭啦。”仲平和国庆在喊。我们七人围坐在帐篷外的空地上。双喜还真想得到,钉了一个矮桌,象炕桌那么高,刚要坐下,大力喊到:“一群懒鬼,两天没刷牙洗脸了,个个都象是大花猫。又脏又臭。”也真是,太脏了。“不过一定要省水,没吃的可以熬,没水可就完了。”我说。
    大家盘腿而坐。仲平和国庆手还真巧,早饭很丰盛,熬的小米粥,油炸馒头片,一盘咸菜。热热乎乎,香香脆脆,那个叫美。我问仲平:“带来的干粮和水能坚持几天?”“四五天吧”他回答。“看来要省着吃,梁处说大概要五六天后才能和四十九团工程连打前站的一起来。我看就从今天起每天只能吃两顿。有没有意见?”我强调了一句。“一切听你的”,再饿也只能忍着。。。。。。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