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二十一 作者:老酷  

2014-10-29 10:56:01|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二十一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吃完早饭天已大亮。“休息半小时,大家周围看看,熟悉一下环境。”我说。
    我独自一人斜靠在茅草堆上,呆呆地欣赏着眼前的景致。
晨晖把原野染成了金褐色,湛蓝色的天穹是那样的高远,而天边的云朵却压的很低。草原的粗犷和博大让我动情。眼前的景色多象是俄罗斯风景画家列维坦笔下的天空与原野。
    得意忘形了。我竟然哼起了哈萨克族民歌《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塞地玛利亚。。。。。。那天我在山上打猎骑着马,正当你在山下歌唱婉转入云霄。。。。。。”“道武,叫工作组知道,你又要倒霉了。”国庆说。“小孩你懂什么?有什么不可以唱的。你不说谁还会说。”大力冷冷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国庆感到委屈。“道武,你尽管唱,我们爱听。”我更是忘情地大声唱起来,歌声舒展在这片未开垦的荒原上。
    音乐就是这样,霎时能让你激情澎湃,热情高涨,霎时又会让你变得沉静平和而又安详。我沉醉激情澎湃带来的酣畅,而后又享受着她赐予的平和与安详。
    离帐篷不远,有一个水泡子,双喜和大力要去打水,我急忙制止,说梁处再三关照,这里的地表水尽量少喝,这里是克山病高发区(克山病是一种心脏病,病者全身关节都很大,浑身无力,国家严格控制的地区),大家一听象蔫掉了的茄子。“那这里能呆人吗?”“不要紧,梁处说,建厂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五六十米深的机井,那就安全了。这几天克服一下,尽量要用带来的水。”我说。眼睁睁看着一汪碧水不能喝,真是扫兴。
    未搭帐篷前先要将连队驻地区域内的茅草全部割掉,这可是力气活,除国庆留下来烧中午饭外,我们六人全力投入。整整一上午,割倒、码成垛。三月的天气还很冷,我们却脱成了单衣,每个人的脸上胳臂上被茅草拉出了一道道血痕,汗水已成了盐霜。那是在腌咸肉,钻心的疼。
    撒欢干活时不觉得,一歇下来,空旷博大的荒原能让你窒息,我们这几个人简直就是自不量力,敢在它的头上动土。我面向东方双腿跪下,狠狠地磕了三个头,祈祷它的佑护。心里不断地念叨:“让我们安全地完成任务;不要出什么事;梁处能如期到来;昨晚的大烟炮不要再刮了;一直象今天这样。。。。。。”“道武,想不到你还信这个。”“不是信这个,寻求一个寄托,心里塌实点。”“有用吗?”“管他有用无用。”双喜一直在取笑我。
    汗消了不少,大家躺在草垛的向阳面享受着东北早春阳光的照孵,暖暖的太惬意,真比吃肉还要香。酣然入睡。
    “吃饭了,吃饭了”国庆在我们的耳边敲着脸盆,大声喊着。真不愿意爬起来,大家好不情愿地走回帐篷。一边走一边骂,搅了大家的好梦。大力还不断地咽着口水,要知道他刚才睡着时,口水流了一腮帮子。
    休息了一会大家体力有些恢复了。
    午饭刚吃完,我迫不及待地宣布,马上拆掉来时搭的帐篷,转移到规划好的营地上重新搭好,晚上要睡觉的。学章提议干脆把板铺也搭好,三月份睡在地上要生病的。一条极好的建议。
    。。。。。。

    今天晚上应该能够睡个舒服觉了,大家躺在重新搭好的帐篷里,躺在板铺上,感觉极好。因为这是我们的第二个家啊。
    还有七顶帐篷明天搭了。晚饭前的这段时间我宣布放假。最老实的国庆还在准备晚饭。我们六个都跑到草甸子上撒野去了。大力好体格,人就象名字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他能拿大顶,并能象慢跑一样跑了很长一段距离。我和学章躺在草垛上看着几个野小子在嬉闹。

    学章还在不停地唠叨,一定要想办法留在炼厂。

    人往高处走水才往地处流,再正常不过的道理,在那个年代为什么就不敢表露,还要隐隐藏藏呢?有的还要口是心非。想到这里心里真是窝火。在学校时老是说我想成名成家,连个团都不让我入。妈的。我长长地叹了口气。大概是受我的影响,学章也不停的叹起气来。
    这几天我很放肆,又哼起了《苏武牧羊》“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苦愁十九年,  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旅落犹未还,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夜在塞上听笳声,入耳心痛酸,转眼北风吹,群雁汉关飞,白发娘,望儿归。。。。。。。”按当时的说法,思想有些不健康啊。“好听,这是什么歌?”学章问。“《苏武牧羊》,这你都不知道,呆子。”大概情绪不佳,有些阴里阴气的。“就你能。”学章有些不快。我马上意识到,忙说:“那是苏武留胡十九年,牧羊北海边的故事。遥想当年的西风大漠,边地苦寒。汉使苏武被羁留在北海,胡地旋冰,边土惨裂,他苦苦等待了十九年,用一腔不屈不辱的热血和忠诚铸就了大汉民族的铮铮气节,特别感人。”我又说:“当然我们不是苏武,也没有他的气节,也不是被羁留,不过这西风大漠,边地苦寒有点象吧。”“是有点象,再过几天等参加会战的各路人马都到了,就热闹了。”
    又是一顿不错的晚餐。别说,国庆还真行。在家肯定帮父母干家务活。看来,也难怪同学老师喊我少爷,只知道读书、锻练、玩,衣食无忧。的确惭愧啊。如果有哪个女孩嫁给象国庆那样的肯定福气。又在胡思乱想。我是不是得抑郁症了?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