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二十四 作者:老酷  

2014-10-30 10:59:17|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二十四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起来了”大力值得是后半夜班,他很尽职,天一亮便把大家喊醒。
很快吃好早饭。
    按分工各自完成自己的任务。几乎是同时,中午十二点多钟,板铺全部搭好,三眼灶也砌好了,大家如释重负。
    今天没留人烧中饭,只得大家动手。国庆提议庆祝一下,要红烧兔肉。这一闹,饭吃到嘴里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咱们边吃边说”我说。“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别闹了,让道武说”大力和双喜在相互斗嘴。我想他们是太得意了。“就等梁处他们来了,从现在开始在坡顶设了望岗,两个人一班、每两个小时轮换,任务就是往北看,发现他们来了马上通知下面的人。吃完饭就开始。”“第一班我俩来”仲平、国庆自告奋勇说。“那好,其余人再检查一下咱们干的活,把帐篷内外都打扫干净。还有,把带来的红旗也插好。”
    一切准备就绪。眼看天要黑了,不见有车队过来。等人心焦啊。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不知怎么,活干完了到变得坐卧不安起来。“怎么还不来啊”成了大家的口头禅。
    夜深了,该我换班了(现在改成一个人值班了,来了几天了,胆子都变大了)。大力去睡了,我一个人坐在火炉旁看着突突的火苗发呆。实在是不能空下来,脑子就象上了发条,飞快地旋转起来。她好吗?刚有那么一闪念又马上强制自己,断了这个念想吧;父亲还好吗?要隔离到什么时候?满师傅从嫩江回来了吗?梁处长什么时候来?明天还是后天,再不来断粮断水断油怎么办?工程连什么时候才能开上来?
    想着想着,只觉得脖子里好痒。把棉袄脱掉,抓了半天,还痒。只得把球衣也脱下来。贴近火炉,凑着亮一看,球衣领子的线缝里挤满了虱子,一个接着一个,顿时头发都竖了起来。难怪会这么痒。想想每天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汗湿,近一周不洗脸了,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逆风都能闻的到,还能不生虱子。脏就脏点吧。我如数家珍的一个一个消灭它们。突然想到了动物园的猴子,老看见老猴总在小猴身上找着什么,有人说在找盐粒吃,也有人说在抓虱子,我看二者都有可能。想着想着差一点笑出来。你别说,没事干的时候干这个还怪有成就感的。战绩不小,穿上去舒服多了。下半夜就权当整理内务了。
    时间过的好快,没觉得天已经放亮了。我没有喊大家起来。让他们多睡一会儿吧,反正也没什么事了。独自一人走出帐篷。残雪已消融怠尽,四周的茅草象将营地合围的高墙。当中的空地上八顶帐篷列阵其中。眼前的所有都蒙上了一层金色,凝重而孕育着生机。我们的营地迎着初升的太阳显得是那样的庄严肃穆,绑在帐篷两端山墙顶上的十六面红旗迎风招展、腊腊作响。。。。。。
    哈哈,我们俨然成了这荒原的主人。
    我正独自一人在那得意呢,一群小子都起来跑出来了。“道武,你可真不够意思,一人在这独享”大力喊到。我说:“快点吃早饭,上午梁处是不会来得,就是来也要到近中午,咱们四周走走,来了快一周了,还没好好踏勘一下,说不定还能发现点什么?”这种提议最能拢人。大家兴高采烈,七个大花猫笑得好傻好傻。前几日的痛苦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我们的营地设在高坡上,又有十六面红旗作为标志,大家走出很远,回头一看方位还清晰可辩。大概向南走出去有一千五百米再右转向西走了一千五百米再右转走了三千米。。。。。。围着营地走了三千米见方的正方形。这一走对营地周遍的情况可是了如指掌。
    营地的西北面有一个说大不大的碱泡子,岸边二十来米寸草不生,到了长草的地方,草也长的很矮小,越往外越高,碱泡子就象个大盆地。大家走到水边,一股盐碱味扑面而来,水边是一层厚厚的盐碱霜,看来浓度满高的。大力突然喊到:“呸呸,好苦啊”这能不苦吗?我笑着说:“傻蛋,这水你也敢喝,本来肚子里就没有油水,还要刮肠子。”“你当我傻呀,只是舔了舔”“多好的泡子呀,可惜到了夏天都不能游泳。这里的水不行,难怪有克山病。不过,这里的地底下肯定有石油,这周遍的茅草就是地貌特征。”“道武,你看我们不懂,你就编吧。”学章在说。我急忙说到:“我没编,这是红卫兵大串联时,你们都去名胜风景区见识去了,我和尔城来过大庆,听石油工人说的,不信问尔城”“那可真的是太巧了,这是命里注定啊”学章说了一句。你别说还真是这样,看来我跟石油还真是有缘分。“一定要抓住机会”我暗下决心。。。。。。
    营地的南面我们发现了几个不知什么人勘测地形方位时留下的坐标桩。难怪梁处能在荒野中确定炼油厂建厂的基本位置。对了,还有那个不起眼的坡地也是参照物。我恍然大悟。
   “回去烧饭吧”仲平、国庆说。他俩最忠于职守,到这里后,他俩烧得最多。。。。。。
    吃饭间仲平说:“道武,油块和水都不多了。”“啊,还能坚持几天”“还几天呢,油最多还能烧两顿饭,水省点用还能坚持两天。口粮还能够三四天。”“谢天谢地,梁处快来吧”“我坚信,梁处不会晚来的”我怕大家慌,十分坚定地说到。
    晚上是不能烧炉子取暖了,大家能吃得消吗?看来老天注定要给我们一点颜色看看。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