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龙江军垦》博客

忆往昔,同甘共苦,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心连八方,战友情谊厚!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朋友们: 欢迎您的到来,我们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当年一至六师的代号依次是”建、设、钢、铁、边、防“。经历了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跨过了多少个坎坎坷坷,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花甲之年,在这人生的重大转折关头,我们共同相聚在《上海知青》黑龙江军垦联谊会的大家园里,回忆激情岁月、传递金色梦想、展望绚丽夕阳。因此,我们多了一个思想、情感交流的平台,欢迎您前来叙旧、感怀、展现!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二十五 作者:老酷  

2014-10-31 13:51:12|  分类: 尖山寻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天边---岁月有痕》续二十五 作者:老酷 - 八连战友迎朝阳 - 《八连战友》博客
 
    这一夜不好熬啊。油块所剩无几,最多还能烧一两顿饭,总不能不吃饭吧。晚上肯定是不能取暖了。
    这帐篷说好听了是个房子;说不好听的,在零下二十来度的荒原夜晚,到处都透风,那就跟睡在露天差不多呀。能熬的过吗?心里真没底。
    老天还真帮忙,没下雪也没刮风,可还是冷啊。大家合衣戴着棉帽子睡下挤在一起,上面盖着被子。还行,不多会就睡着了。
    一阵不小的骚动,大家都醒了。我想睁开眼睛,但是乎有障碍,是眼睫毛被冰霜粘住了,被子和嘴也粘住了,一晚呼出的热气都结成了冰霜,白花花的粘了一脸。我好不容易坐了起来,用手抹了抹脸,看看周围几个小子,个个都是白头翁。
    “怎么了怎么了?”国庆急着问。我指指帐篷外。大力机灵,蹑手蹑脚走到门帘,顺着缝隙往外一看,差点仰身摔了下来。小声说:“外面有好多狼”。大家都惊出了一身冷汗。我忽然想起来,没点炉子呀。我急忙说:“快点火”双喜心领神会的在一个枕头上抹了不少油块,点着了。掀开门帘扔了出去。外面嗷嗷乱成一团,不多时那些精灵们跑的无影无踪。好险啊,又躲过一劫。
    国庆吓的脸都白了,只喘粗气,一会脸又变的通红,浑身在哆嗦。“国庆,你是不是病了?”学章问。并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好烫啊”“谁有退热药?”“我有”,不一会尔成拿了两粒药叫国庆咽了下去。国庆躺平了,身上盖了好几条被子。发发汗就会好的。看了看表,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
    大力提议别睡了。其实都没了睡意,不点炉子谁还敢睡啊。冷不说,再召来狼就麻烦了。大家拼命挤在一起,既暖和又壮胆。大家的中心话题就是如果今天中午梁处还没来怎么办?说实话,只有一条路可走,下午两点向北走,走出草甸子。能在路上碰着最好,记得来时在进草甸子前经过一个村子。能摸到那就有救了,主意已定。我宣布,天一亮就做准备。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时间过得真快,眼瞅着天已放亮。
    分头准备,大家一言不吭,好悲壮。
    大概是十点钟左右,一切准备就绪,国庆也拖着病身子做好了准备。“大力,你和双喜到坡上看着。别睡着了,我们会把午饭送来的,千万别走开”“你放心吧”说着他和双喜已向坡顶跑去。大家此时的心情。。。。。。
    时间过得好慢啊。这顿午饭哪还有心情吃啊。“仲平,打包带着。”
    。。。。。。
    突然间,坡顶传来了大力、双喜的哭一般的叫声:“来了,他们来了”。我们冲出帐篷,就连国庆也跟在后面跑了出来。欢呼着,发了疯似的向坡顶跑去。
    往北极目望去,一条黑色的车队正在向这里靠近。
    我们欢呼跳跃,眼泪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个个蓬头垢面,再被泪水一抹,简直没了模样,活象一群叫花子。
    车队越来越近,已经能分辩出几辆了。“一,二。。。。。。一共九辆车。”双喜大声叫到。大家马上意识到连队可能也来了。浑身热血沸腾,从坡顶向北冲了下去。只有一个愿望,哪怕能早一点点见到也好。此时此景最能感悟到集体的重要和温暖。
    “第一辆车驾驶室里坐着梁处、包干。”大力好眼力。不是四十九团打前站的小分队,是我们的工程连来了。大家更是高兴不已,一路跑一路喊叫。车开到跟前大家跳上车头两侧的踏板,随车继续向插满红旗的连队营地前行。车队一辆一辆开到空地,列队停下。我们七人急忙从踏板上跳下,在第一辆车前列队。梁处和包干下车走到我们面前。
    梁处说:“让你们受苦了,我们来晚了一天,你们个个都是好样的。”包干的表达方式与梁处不一样,每人胸口上重重地给了一拳。国庆差一点一个跟头,他哪知道我们还没吃饭,况且国庆还病着呢。
    这时,卡车上的人都下来了,按排列队。
    梁处、连长、排长们聚在一起查看帐篷去了,我也跟着,一一做了解释。梁处、连长一再道好:“小汪,你们干得很好,明天给你们放假,到萨尔图理发再好好洗个澡。下来的事我们自己安排,你们去休息吧。”我跑出去找他们。
    离开只七八天,就跟几年没见面似的,大家抱在一起不停地打闹,问长问短。铁伟、荣盛、小魏,还有二排三排的战友们都围了上来,我们俨然成了英雄。在他(她)们眼睛里流露出的只有惊鄂。大家你一句他一句地急着问:“这么大的荒野就你们七个,还要干这么多的活,是怎么熬过来的?”,说着说着大家都要落泪了。
    大家在一起两年了,只几日的离开竟有说不完的话题。等大家醒过神来,看着四周的荒芜,看见我们的模样,有人踌躇满志,肯定也有人不寒而傈。这七八天对我们七个人来说应该是考验,是磨难,更是一次难得的心灵碰撞。我觉得自己坚强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终生受益。
    七天共患难的大力、仲平、国庆要搬到二排帐篷去了,怪伤感的,虽然只近在咫尺。约好明天去萨尔图剃头洗澡。
    “道武,梁处喊你”是包干在喊我。我跑出帐篷,看见他站在一辆卡车旁东张西望,是在找我。我喊了一声跑了过去。梁处和蔼地对我说:“果真不赖,好好干会有出息的,”他用力地握着我的手。“这几天一定很苦,听说如果今天我们再不来,你们准备走出草甸求援了,好小子很有主见嘛。不错。”说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了。临走叮嘱道:“以后有什么事可尽管找我”说完他跳上汽车,走了。汽车渐渐消失在远方。
    一轮血红的夕阳渐渐落了下去,营地西边的茅草墙被逆光勾勒的熠熠生辉。从摇曳的草隙间衍射出的血红色余辉和金黄色的茅草交融在一起,如即将燃起的篝火,热烈、奔放。
    原始粗犷之美,没有一点点的娇柔做作,往往这种美最能打动人心。
    这时大家已吃完来荒原的第一顿晚饭,站在营地的空地上,望着这天地的大美之景,无不为之感动和振奋。每个人都在畅想着未来。心里在不停地问着自己,黑龙江建设兵团炼油厂会是个什么样?
伙房烟囱里还冒着炊烟。
    嘹亮的军号声响了,听说要开全连大会。包干是要乘热打铁啊。帐篷里的人都走了出来,唧唧喳喳的嬉闹着,有几个人还用木竿挑起了马灯。
。。。。。。
    是我们,为沉暮的荒原增添了生机。
    天渐渐黑了下来,周围的荒原,被黑夜毫不留情地吞噬得无影无综。只有几十盏马灯还在顽强地亮着。。。。。。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